【今日20190524】推荐《原来爱情会过期》在线阅读

2019/5/24 5:28:21 来源:网络

书名:原来爱情会过期

第1章你终于来救我

深夜,阁楼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朝着小房间奔来。南方头条网

宁岁月被惊醒,立即跳下床,钻到床底。

果然,铁门处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开锁的声音,有人大力推开门

“人呢,那个死贱人又跑哪儿去了?贱人,给我出来,不然打死你!”一道刻薄的中年女音响起,接着是鞭子毫不客气拍打在家具上的声音。

“太太,她在床底下!”另一道略显粗犷的女音提醒。

岁月便被人揪住头发,从床底下拖了出来,她都来不及惊喊,鞭子便无情地拍打下来。

“躲啊!不是挺能躲的吗?我打死你这个贱人,你把我女儿卖到哪里去了?说!你把我女儿还回来!我打死你!打死你!”

宁岁月紧紧抱着头,没有反抗,也没有吭声,因为她知道无济于事。

这样被鞭打的日子已经持续了1年。

她失忆了,醒来时已经被关在这间山中别墅的小阁楼里,别墅里只有另外两个人,这名中年妇女和一名保姆。说明nftoutiao.com

妇女指控她破坏自己的女儿林潇潇和男朋友方帜晖的感情,用手段逼迫方帜晖和她结婚,在得知方帜晖依然爱着林潇潇后,便命人绑架林潇潇卖到欧洲的红灯区,至今没有下落。

一开始她会向妇人解释,想了解真相。

虽然她失忆,但还记得林潇潇是她的好朋友,从高中就认识的最好的闺蜜,她深爱的人叫于邺,根本不认识方帜晖,更不会为了方帜晖出卖自己的好朋友。

可妇人根本不给她解释,只一天天地毒打,甚至深更半夜也冲进阁楼把她拎起来毒打。

一年里,她终于明白了,妇女可能并不想要听到真相,她只是想找个理由发泄仇恨。

就在这时,保姆忽然惊慌地提醒:“太太,他们的车队来了!”

“哼,不管他们是救她还是处置她,我都不会放过她!把药拿来,我要弄死这个贱人!”

宁岁月惊恐起来,那个迷药很可怕,每次她都得半死不活。

她抓着妇人的裤腿求饶:“阿姨阿姨,你们打我吧,怎么打我都行,不要喂我喝迷药,我求你!”

可是妇人并没有饶过她,强行按着她:“贱人,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有什么资格求我饶你?”

“不……不要!”

可她们还是按着她,强行灌下迷药。原文http://www.nftoutiao.com/

宁岁月的五脏六腑开始燃烧起来,似一把大火在体内炙烤,身体抽搐,嘴里不断有液体涌出来。

楼下的人终于冲上阁楼来了,有一人呵斥:“住手!”

宁岁月隐约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他拨开保镖走来,西装革履,气场强大,宛如君王般降临。

那双眼睛,那双灿如星辰,即便冷峻,也如幽夜的极光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魅力的眼睛。

是于邺吗?

宁岁月不顾疼痛,挣扎着摔下床,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男人的裤哀求:“阿邺,阿邺,你来找我了吗?阿邺,救救我!”

可男人冷峻的眉眼紧绷,忽然狠狠踢开她冷声下令:“把她给我绑起来!”

于是两个保镖上来钳制她的手,她昏迷了过去。

………

宁岁月是被一阵冷水泼醒的。

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黑暗的房间里,地面潮湿,散发着发霉的味道,头顶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光。

周围守着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为首的方位正坐着她那天看到的男子。南方头条网

她激动地呼唤:“阿邺!”

可立即被旁边的女保镖甩了一巴掌:“放肆!这是江宇集团的总裁方帜晖先生,放尊重点!”

第2章还装到什么时候?

宁岁月怔愣地看着他。

男人很帅,俊眉星目,头发全往后梳,干净利落,正如他的神情十分严肃。

剪裁得体的西装包裹着他修长健美的身材,配合名贵的腕表以及精致的袖扣,看得出来身份不俗。

虽然眉眼有几分相似,可是……可能真的不是阿邺,气质完全不同。

所以,他就是方帜晖,林阿姨口中那一个她千辛万苦设计自己的闺蜜抢来的男人?

宁岁月很失望,稍微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双手被反困在身后的椅子上了,她苦笑道:“方先生,你们要干什么?”

方帜晖走过来俯身捏起她的下巴,一双如星辰般夺目的眼眸透着寒意,“真失忆,还是装失忆?你以为用这种方式躲避我就会放过你?”

宁岁月摇摇头:“方先生,我不认识你,不知道我们有什么恩怨。”

“还装到什么时候!你把潇潇绑架到哪儿了?还是你想让我也把你卖到红灯区供男人玩弄才肯说?”方帜晖忽然咬牙切齿,恶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那张长得像于邺的脸,却对她说出这样伤人的话。南方头条网

宁岁月很难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指责我陷害了潇潇,可是我怎么可能这样对待我的好朋友……潇潇到底出了什么事?”

方帜晖笑容残忍:“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把她带下去,让她接客!潇潇受过什么样的苦,就让她双倍惩罚!”

女保镖把宁岁月拖走了,宁岁月在车上一直发抖,感觉迷药的药效越来越强劲了,身体难受得厉害。

在进到夜总会包厢之前,方帜晖再次掐着她的下巴咬牙逼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潇潇在哪里?”

宁岁月此时已经几乎站不稳,颤抖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失忆了……”

“呵,看来你真的找死!”方帜晖说完,恶狠狠地把她扔进包厢里。因为用力过猛,宁岁月撞开包间的门之后狠狠摔在地上,再加上身体虚弱,她根本爬不起来。

方帜晖却风轻云淡地走进去:“陈老板,看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你应该会喜欢。”

陈老板是个老色鬼,而且口味特别重,很少有女人受得了。他早就垂涎宁岁月的美貌已久。

陈老板果然双眼发亮,快步上前:“哎哟,这不是宁小姐吗?方总今天居然肯把自己的女人让给我?”

“女人如衣服,不值钱,您喜欢,就送了,反正也是随便玩玩!”他痞痞地笑着,走到沙发上坐下,完全没有理会宁岁月的痛苦。来自nftoutiao.com

陈老板扶起宁岁月,拉着她到沙发,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肥胖的咸猪手在她身上揩油:“看这张脸,多漂亮的人儿啊,怎么比以前瘦了这么多,方总没好好疼你吧?让哥哥来爱你,先亲一个!”

宁岁月恶心地推开他,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可也因为这点挣扎气喘吁吁。

“靠,还拿乔呢!你给我过来!”陈老板去捞她。

宁岁月又挣扎,苦苦哀求:“陈老板,你放过我吧,我身体很难受,无力伺候……求求你……”

“放过你?你不过是个玩物,老子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没得反抗!”陈老板开始面露凶相。

宁岁月大力挣扎,陈老板彻底怒了,狠狠扇了她一巴掌:“贱人!你以为你还是方家的大小姐吗?你不过是方总玩剩的女人,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都不知道谁才是你主人!”

他说着,就挽起袖子,要好好收拾宁岁月。

女保镖看着宁岁月虚弱的样子,担心闹出人命,想上前劝阻,却被方帜晖呵斥:“我看谁敢救!”

女保镖又不敢动了,心想方总对这个女人真狠,虽然他手段强势,可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样,唯独对宁岁月。

宁岁月很绝望,那个长得像阿邺的男人居然看着自己被如此欺负!她只能垂死挣扎,努力地摸到茶几上的酒瓶,狠狠朝陈老板头上砸去。

“啊——”周围的人尖叫。

陈老板捂着自己出血的脑袋,立即狠狠地扇了宁岁月一巴掌,直接把她打得从沙发上滚落下来,痛骂:“贱人!居然敢砸我!今天你死定了!”

第3章你这种人也会痛?

陈老板想实施最后一步暴行,方帜晖却突然上前按住了他的手。

方帜晖眼里有血光,有杀意,声音特别冷:“陈老板,我来处置!”

陈老板嚷嚷:“方总,你送的这女人怎么回事,把我弄成这样?”

“这个女人欠调教,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方帜晖冷冷地说完,提起宁岁月的衣领,逼近她咬牙切齿警告,“你居然敢反抗客人,不想活了吗?”

宁岁月透过湿润的眼睛迷迷糊糊中望着那张让她怀念,让她心痛的脸庞,低声道:“阿邺……你真的不是阿邺吗?为什么这样对我……”

“阿邺?呵……看来你需要更严重的惩罚!”他说完,强行把宁岁月拖走了。

一路上也不顾她病发难受,强行把她拖到一个陌生的公寓里,狠狠把她扔到地上,指着壁炉上的陶罐子,“你看看这里,再看看这东西,这是什么?”

宁岁月环顾四周,公寓没有人住,所有家具盖着防尘套,角落里居然还摆着几个黑白画圈,宛如灵堂。

因为太久没有人气了,屋里满是灰尘味,清凉得可怕,而壁炉上的陶罐子还盖着红布条……她忽然毛骨悚然。

方帜晖残忍地笑:“没错,那是你最爱的人的骨灰盒!今天,我也让你尝尝痛失挚爱的滋味!”

宁岁月惊了,睁大眼睛看着方帜晖,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她止不住地颤抖,那是于邺的骨灰盒吗?她不敢相信,可是方帜晖斜眼讽刺,那副表情分明在告诉她答案。

宁岁月的心口立即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拧着,用力地从身体摘除,痛得无法自拔。她捂着自己的心口摇摇头说:“不……不可能……”

可是方帜晖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拖到骨灰盒面前,逼着她近距离对视:“不可能?你不是很爱他吗?他的气息你应该很清楚!你看看是不是他!”

宁岁月面容痛苦地挣扎,可他又在她耳边说:“没想到你这种人也会疼啊?我以为你为了权利可以什么都不顾的,当初为了帮助你父亲谋夺我家的产业,不是已经狠心抛弃他了吗?并用下三滥的手段逼着我和你结婚,再害我父母出车祸死亡,然后瓜分我家的财产,再把我的挚爱潇潇绑架到欧洲,还有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如今你也会疼?”

宁岁月完全不懂他说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一点也不了解,也不在乎,只是泪流满面,一个字一个字地质问:“是你杀了他?”

方帜晖笑得十分残忍:“我何必杀了他?他对你也是真爱,即便你抛弃了他,也可以为了满足你的心腹大愿亲手绑架潇潇。跟你一样下三滥的人自有天收,我只不过在他生病的时候,垄断了他的救命药物,看着他受尽折磨死去而已。”

宁岁月崩溃大哭:“不!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不仅这样对你,我还要当着他的面儿凌辱你,当潇潇被那些下三滥的男人欺凌的时候,你应该想到有今天!”

他说着撕烂了她的衣服,不顾她的反抗占有了她。

宁岁月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却想起了于邺的脸庞。

为什么他们有相似的眼睛,为什么他们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同时,为什么她从他的眼里看到痛恨、眷恋和不甘。

可是一瞥见旁边的骨灰盒。

宁岁月忽然狠狠咬破了方帜晖的嘴唇,在他吃痛的时候推开他,一头撞上了旁边的壁炉。

“宁岁月!”方帜晖不甘、惊慌大喊。

可宁岁月倒在血泊里,逐渐失去意识,最后一刻她想:她终于可以跟于邺团聚了。

可汹涌的记忆却奔腾而来……

第4章我还能活多久

于邺,她青梅竹马的大哥哥,她这辈子唯一最爱的男人。

小时候两家父母合伙做生意,特别忙,父母总把她放到于邺家,因为于邺家里还有奶奶一起照顾。

于邺有个关系很好的同学程翊阳,两人整天黏在一起,放学也轮流到彼此家里串门。

他俩比她大三岁,在学校里一直是风云人物,很受女生追捧。

一开始她只当他们是哥哥,而且相较于总是欺负她的于邺,她还更喜欢暖心的程翊阳。

直到十六岁那年,于邺打球摔伤了腿,骗她说他以后就是个残疾人了,只能赖着她照顾一辈子。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才明白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于邺。

于邺对她似乎也很不同,她慢慢才明白,他欺负她不是讨厌她,而是喜欢她,当她生病或者受欺负的时候,他比任何人还着急。

于邺曾经抚摸着她的头说:“岁月啊,你什么时候才长大啊,等你长大了我就不用应付那些烦人的女生了!”

一开始她困惑,后来就懂了。她以为成年后,会与于邺有一个浪漫的开始。

可是18岁那一年,程翊阳被诊出先天性心脏病,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移植,他命不久矣。

得知消息,她很伤心,毕竟程翊阳等于亲哥哥。

程翊阳一直都喜欢她,她感觉得出来,程家父母也知道,可因为于邺的存在,他一直压抑自己的情感。

程家伯父母拜托她,希望她可以陪程翊阳出国治病,因为有她陪伴,程翊阳心情会好一些,也许病情可以好转。

她没法拒绝,而出国当天,正好是于邺参加大学生创业竞赛的日子,这是他人生阶段非常重要的比赛,本来两人说好了她到现场加油,可也因为这个事情而失约了。

于邺没有生气,出国前一天,他来探望程翊阳,而后很郑重地对她说:“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阿阳,让他活着回来!我等你……”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很沉重,也意味深长。

她心里明白,点点头,于是关于表白的事情,两人都没有提起。

暑假很快过去了,程翊阳的病情也逐步稳定,她准备回国的时候,却接到了家里的噩耗——

于邺的父母死了。

被她的父母害死的。

………

宁岁月醒来已经几天了,这个房间豪华而宽敞,比她的阁楼舒服太多了,她曾经也住了5年,可如今再看这里,只觉得陌生又熟悉。

这是她和于邺的婚房。

可5年里大部分只有她独处,于邺很少踏足。

徐医生是于邺的家庭医生,每天都定时过来给她检查身体,检查完之后,摇摇头说:“太太,您的病……真的不打算告诉方先生?”

方先生方帜晖就是于邺。

5年前他就改名了,为了权利而改名。

死的人不是于邺,而是程翊阳。

宁岁月苦着笑摇摇头:“告诉他,他也不会关心的,何必自寻烦恼。”

宁岁月气血不足,嗓音低沉而微弱,可她的表情却十分宁静,似乎已经看淡红尘,“徐医生,我大概……还能活多久?”

“唉,您是X染色体遗传病,本来是隐性基因,不容易激发,可这一年里林母对你太狠毒了,使用了大量的催发性迷药,按照你的身体状况,如果保养得好,还有几年的时间。最主要的是您一定要把目前的身体养好,好好滋补,保持好心情。”

好心情吗?

很难。

宁岁月无奈地摇摇头:“徐医生,我知道你在安慰我,可我姑姑就是得这种遗传病离世的……她检查出病症到死亡,不过才两年的时间……”

想到姑姑走之前,疼得滚下床,揪着自己的头发,甚至撞墙都止不住体内的疼痛的样子,如果她也要遭受这种折磨,她宁可安乐死了吧。

徐医生还想劝,房门却被用力推开,方帜晖醉醺醺地走进来,他双眼通红,满脸的杀气,忽然对医生吼:“滚出去!”

第5章他为什么这么恨她

徐医生和护士吓退了。

宁岁月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紧紧揪着床单,有些害怕,但又慢慢释然了。

她现在这个情况,连死都不害怕了,还能畏惧什么呢?

她以前畏惧,只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于邺,他毁了她心中所有美好的样子,可是她现在已经失望了,已经不在乎了。

方帜晖一直死死盯着她。

生病的宁岁月并没有丧失美丽,虽然她身形消瘦了许多,可脸型更加好看了,连肩胛和锁骨也纤瘦优美恰到好处,在微敞的睡衣领口下若隐若现,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他上前一把掐着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面对他。

可是她的眼睛却平静而幽冷,宛如没有感情的冰玉,似乎已经对他燃不起任何热情。

他讽刺地笑:“你的苦苦哀求呢,你的愤怒挣扎呢,到哪儿去了?”

宁岁月没有说话,对于眼前的方帜晖,她根本无话可说。

可方帜晖忽然吻上她的唇,毫无怜惜之情,霸道而强势。

宁岁月惊了,睁大眼睛用力推他,背靠着床头气喘吁吁,眼里开始出现惊恐:“你要干什么?”

方帜晖残忍地笑了,似乎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他就达到目的般阴冷地笑着。

“干什么?”他起身解开自己的领带,狠狠扔到地上,又解开衬衣的扣子,一边解一边说,“你以为你那天在灵堂撞晕,我就会放过你?我不会停止对你的羞辱!你不是深爱着程翊阳,对他的死很难过吗?如果在这时候,被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睡,应该很刺激吧?”

他说着便跨上床。

宁岁月挣扎:“方帜晖,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方帜晖怎么可能放,硬是不顾她病弱的身体,强势占有了她。

宁岁月的眼泪滑落下来,双眼开始空洞而失焦,看着眼前这张万分熟悉的脸,她选择闭上双眼,希望什么都看不到。

她不知道他对她为什么那么恨,明明,那不是她的错……或者,只是林潇潇的阴谋……

………

五年前,两家父母在东南亚做生意,遭遇劫匪伏击,于邺的父母死于乱枪之中,而宁岁月的父母却侥幸逃了回来。

当时两家合伙经营的公司正在进行股改的重要阶段,宁家掌握了话语权,一下子成为最大股东,掌控了公司的经营权。

宁岁月匆忙赶回国见于邺,却遭到闭门羹。

林潇潇忽然出现在他家里,宛如女主人般用怨毒的眼神告诉她:“你父母太卑鄙无耻了!当时两家父母各自掌管着两艘货船,你父母船上放着非常重要的货物,于邺的父母便让你父母先走,他们在后面迷惑劫匪,可还没等来警察救援,他们就落入绑匪手中。

“绑匪威胁你父母把货物交出来,否则杀死于邺父母,你父亲死活不肯交,于邺的父母便死在乱枪之中。这样还不够,你父亲回国之后,还利用股改的机会,侵吞了于家的股权,最终把两家合伙经营的公司据为己有。有这么狠毒的父母,他们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不,事情不是这样的,于邺在哪儿,我想要见他!”她不相信,想冲进去。

可是林潇潇拦住了:“他根本不想见你,他已经和你恩断义绝,顺便告诉你,阿邺已经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原来爱情会过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阅读】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阅读)或者(xiaoshuyuedu),关注后回复 【原来爱情会过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小说长生万年赘婿第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长生万年赘婿第五章如坐针毡叶帆说完,秦世超坐不住了。如果张瑞拿的那副是假画,面子上最挂不住的人,可是他,毕竟张瑞是他带来了。想到这里,秦世超瞪着叶帆说道,“叶帆,你少血口喷人!明明是你买不起这幅画,就说这画是假的?”谁血口喷人谁自己心里清楚,叶帆面上依旧风轻云淡道,“这就是副假画。”张瑞气的脸都涨红了骂道,“你这个瞎子知道什么?我就问你知道唐寅是谁吗?就在这胡乱揣测?”叶帆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可是永生者,当年还与唐寅一起喝过酒泡过妞,怎么可能不知道唐...

  • 原标题:今日20191122推荐小说之《爱你,是一场劫》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爱你,是一场劫目录预览:爱你,是一场劫第1章他的同学爱你,是一场劫第2章不过如此爱你,是一场劫第3章不可原谅爱你,是一场劫第1章他的同学灯红酒绿的酒吧之内,我陪着我男朋友一起过他的毕业纪念,看着周围形形色色的人,我有些紧张,我生怕遇到熟人,我是酒吧内卖酒卖笑的,要是被人知道我的身份,恐怕我男朋友会不开心的。只是有些时候怕什么反而来什么。“元斌,这是你女朋友?好漂亮。”一个高个子的男子搂着一个美女走了过来。元斌就是我男朋...

  • 原标题:限时夫约—总裁别太狂在线阅读小说名:限时夫约—总裁别太狂目录预览:《限时夫约—总裁别太狂》《限时夫约—总裁别太狂》《限时夫约—总裁别太狂》伊芙推开豪华总统套间的时候,所有的声音都变得刺耳起来,一声高过一声的娇喘让她知道,今天一定有好戏可以看了!地上散落的情趣内衣,还有男人的衣物,所有的一切都透着情欲的味道。伊芙高跟鞋落地的声音都没有盖过她厌恶的这浪叫。“老公,你好棒,我还要!”“小妖精,怎么样,还不满意啊,你可要承受住啊!”这个声音伊芙再熟悉不过了,是自己马上就要举行婚礼的未婚夫林锐天的...

  • 原标题:《都市妙手神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1122】小说名:都市妙手神医目录预览:第一章进入都市第二章怀疑指责第三章一处好戏第四章生机银针第一章进入都市这年的夏天,京都市热的异常,尤其是正午的时候,灼热的阳光洒向大地,不论是树木还是行人,都在苦苦的熬着。而张生背着个帆布包,尽量的从树荫下快步穿过,同时眼睛环顾四周,同时念念叨叨:“就在附近啊,怎么没有发现泰和医院呢?”没有找到,他便有点着急,心说:“老头子让我进城来找泰和医院,要是我连地点也找不到不是太无能了?”想到这里,他提了提身后的帆...

  • 原标题:今日20191122推荐小说之《情不自禁靠近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情不自禁靠近你目录预览:《情不自禁靠近你》《情不自禁靠近你》《情不自禁靠近你》《情不自禁靠近你》直到现在我都感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十分荒唐,因为我婚内出轨了。我只是个普通妇女,而我出轨对象却是我们当地赫赫有名的土豪,我之所以会和他所有交集,一切拜我老公所赐。当时我老公杨瑞的公司接了一笔大单子,把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眼看距离项目完成越来越近,却没想到对方无缘无故扣押了一千五百万的尾款。期间杨瑞也去沟通了很多次,可对...

  • 原标题:【今日20191122】推荐《我在东莞那些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我在东莞那些年目录预览:第1章001我男人第2章002好疼第3章003调教第4章004际遇第5章005特殊客人第1章001我男人我十二岁那年,我爸被人诱惑,沾了赌,从那以后他就越赌越输,越输越赌,本就只有几亩薄田的家境,越发的家徒四壁。我妈整日以泪洗面,他们的争吵也越来越多,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爸带了两个满身泥垢的男人回来。其中一个我认得,是村东头的光棍,因为瘸人又丑,一直没有娶到老婆,而另一个我在我爸的赌桌上见过一次。那天晚...

  • 原标题:《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1122】小说名字: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目录预览:《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殿下,请离开我的棺材》深秋,荒郊。四个小厮模样的男子抬着一口漆黑的棺材一路向北而去,神色匆匆,脚步不停。柏宁缘尚未睁开眼,就觉得身下一个颠簸,后背咯得生疼。一口气抽了上来,猛的睁开了眼。这里是……“府里摆着婚宴呢,这小姐也是真的倒霉,如意郎君娶了她堂姐,自己活活被气死,还得非要在新婚这天给埋了...

  • 原标题:小说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第1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重生小甜心:亿万老公狠会撩第十一章参加宴会不知什么时候裴怀森已经出现在里她的身后。落地的镜子中两人一前一后的站着,裴怀森一身手工定制高级西装,十分合身的紧贴在身上。镜子中的俊男美女,十分般配。顾言希转过身子,对着裴怀森道:“好看吗?”裴怀森没有回答,只是淡淡道:“走吧。”顾言希撅了撅嘴,心中暗道:明明刚刚看见自己穿这么一身时觉得好看,干嘛不说啊。车子已经在停在了门口,是一辆加长林肯。顾言希和裴怀森走过去,下人立刻去打开了车门。下人弯...

  • 原标题:《白山茶与红玫瑰》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1122】书名:白山茶与红玫瑰目录预览:1把自己献给了他2爱的卑微3大闹婚礼4她真怀孕了1把自己献给了他整个城市都在报道关于他即将结婚的消息。当晚十点,他推开房门进屋。夏晴一骨碌站起了身,目光望向走进来的英挺男人,克制着没有如往常一般迎过去抱住他。他并不以为意,目光温柔地看向她,一边换鞋一边温声问:“厨房里有吃的吗?”他的语气,透着无比的熟稔,仿若一个丈夫回到家,理所应当地问着妻子。夏晴用力咬住下唇,他马上就要跟宋氏千金结婚了,却如此平静温柔地...

  • 原标题:重生千金无限宠小说免费试读小说名字:重生千金无限宠目录预览:第1章重生回到十四岁第1章重生回到十四岁第2章未婚夫第1章重生回到十四岁“晴晴,我听院长妈妈说有人要来收养你是吗?是真的吗?”“你会不会离开我?晴晴,你离开我,我在这个孤儿院里,就真的是一个人了。”“晴晴,呜呜呜,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说过要陪我一起读完初中,读完高中的,你还记得吗?”“晴晴,你被人收养后,章叔叔可能会断了对我资助,那我岂不是不能读书了?”一声声凄楚的哭声从门外传来,夹杂着浓浓的不舍和惶恐,简直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