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0190524】推荐《原来爱情会过期》在线阅读

2019/5/24 5:28:21 来源:网络

书名:原来爱情会过期

第1章你终于来救我

深夜,阁楼门外忽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朝着小房间奔来。南方头条网

宁岁月被惊醒,立即跳下床,钻到床底。

果然,铁门处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开锁的声音,有人大力推开门

“人呢,那个死贱人又跑哪儿去了?贱人,给我出来,不然打死你!”一道刻薄的中年女音响起,接着是鞭子毫不客气拍打在家具上的声音。

“太太,她在床底下!”另一道略显粗犷的女音提醒。

岁月便被人揪住头发,从床底下拖了出来,她都来不及惊喊,鞭子便无情地拍打下来。

“躲啊!不是挺能躲的吗?我打死你这个贱人,你把我女儿卖到哪里去了?说!你把我女儿还回来!我打死你!打死你!”

宁岁月紧紧抱着头,没有反抗,也没有吭声,因为她知道无济于事。

这样被鞭打的日子已经持续了1年。

她失忆了,醒来时已经被关在这间山中别墅的小阁楼里,别墅里只有另外两个人,这名中年妇女和一名保姆。来自http://www.nftoutiao.com/

妇女指控她破坏自己的女儿林潇潇和男朋友方帜晖的感情,用手段逼迫方帜晖和她结婚,在得知方帜晖依然爱着林潇潇后,便命人绑架林潇潇卖到欧洲的红灯区,至今没有下落。

一开始她会向妇人解释,想了解真相。

虽然她失忆,但还记得林潇潇是她的好朋友,从高中就认识的最好的闺蜜,她深爱的人叫于邺,根本不认识方帜晖,更不会为了方帜晖出卖自己的好朋友。

可妇人根本不给她解释,只一天天地毒打,甚至深更半夜也冲进阁楼把她拎起来毒打。

一年里,她终于明白了,妇女可能并不想要听到真相,她只是想找个理由发泄仇恨。

就在这时,保姆忽然惊慌地提醒:“太太,他们的车队来了!”

“哼,不管他们是救她还是处置她,我都不会放过她!把药拿来,我要弄死这个贱人!”

宁岁月惊恐起来,那个迷药很可怕,每次她都得半死不活。

她抓着妇人的裤腿求饶:“阿姨阿姨,你们打我吧,怎么打我都行,不要喂我喝迷药,我求你!”

可是妇人并没有饶过她,强行按着她:“贱人,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有什么资格求我饶你?”

“不……不要!”

可她们还是按着她,强行灌下迷药。版权http://www.nftoutiao.com/

宁岁月的五脏六腑开始燃烧起来,似一把大火在体内炙烤,身体抽搐,嘴里不断有液体涌出来。

楼下的人终于冲上阁楼来了,有一人呵斥:“住手!”

宁岁月隐约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他拨开保镖走来,西装革履,气场强大,宛如君王般降临。

那双眼睛,那双灿如星辰,即便冷峻,也如幽夜的极光散发着蛊惑人心的魅力的眼睛。

是于邺吗?

宁岁月不顾疼痛,挣扎着摔下床,如抓住救命稻草般抓着男人的裤哀求:“阿邺,阿邺,你来找我了吗?阿邺,救救我!”

可男人冷峻的眉眼紧绷,忽然狠狠踢开她冷声下令:“把她给我绑起来!”

于是两个保镖上来钳制她的手,她昏迷了过去。

………

宁岁月是被一阵冷水泼醒的。

醒来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黑暗的房间里,地面潮湿,散发着发霉的味道,头顶只有一盏昏黄的灯光。

周围守着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为首的方位正坐着她那天看到的男子。【今日20190524】推荐《原来爱情会过期》在线阅读

她激动地呼唤:“阿邺!”

可立即被旁边的女保镖甩了一巴掌:“放肆!这是江宇集团的总裁方帜晖先生,放尊重点!”

第2章还装到什么时候?

宁岁月怔愣地看着他。

男人很帅,俊眉星目,头发全往后梳,干净利落,正如他的神情十分严肃。

剪裁得体的西装包裹着他修长健美的身材,配合名贵的腕表以及精致的袖扣,看得出来身份不俗。

虽然眉眼有几分相似,可是……可能真的不是阿邺,气质完全不同。

所以,他就是方帜晖,林阿姨口中那一个她千辛万苦设计自己的闺蜜抢来的男人?

宁岁月很失望,稍微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双手被反困在身后的椅子上了,她苦笑道:“方先生,你们要干什么?”

方帜晖走过来俯身捏起她的下巴,一双如星辰般夺目的眼眸透着寒意,“真失忆,还是装失忆?你以为用这种方式躲避我就会放过你?”

宁岁月摇摇头:“方先生,我不认识你,不知道我们有什么恩怨。”

“还装到什么时候!你把潇潇绑架到哪儿了?还是你想让我也把你卖到红灯区供男人玩弄才肯说?”方帜晖忽然咬牙切齿,恶狠狠掐住她的脖子。

那张长得像于邺的脸,却对她说出这样伤人的话。版权nftoutiao.com

宁岁月很难过:“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指责我陷害了潇潇,可是我怎么可能这样对待我的好朋友……潇潇到底出了什么事?”

方帜晖笑容残忍:“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把她带下去,让她接客!潇潇受过什么样的苦,就让她双倍惩罚!”

女保镖把宁岁月拖走了,宁岁月在车上一直发抖,感觉迷药的药效越来越强劲了,身体难受得厉害。

在进到夜总会包厢之前,方帜晖再次掐着她的下巴咬牙逼问:“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潇潇在哪里?”

宁岁月此时已经几乎站不稳,颤抖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失忆了……”

“呵,看来你真的找死!”方帜晖说完,恶狠狠地把她扔进包厢里。因为用力过猛,宁岁月撞开包间的门之后狠狠摔在地上,再加上身体虚弱,她根本爬不起来。

方帜晖却风轻云淡地走进去:“陈老板,看看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什么,你应该会喜欢。”

陈老板是个老色鬼,而且口味特别重,很少有女人受得了。他早就垂涎宁岁月的美貌已久。

陈老板果然双眼发亮,快步上前:“哎哟,这不是宁小姐吗?方总今天居然肯把自己的女人让给我?”

“女人如衣服,不值钱,您喜欢,就送了,反正也是随便玩玩!”他痞痞地笑着,走到沙发上坐下,完全没有理会宁岁月的痛苦。【今日20190524】推荐《原来爱情会过期》在线阅读

陈老板扶起宁岁月,拉着她到沙发,让她坐到自己的大腿上,肥胖的咸猪手在她身上揩油:“看这张脸,多漂亮的人儿啊,怎么比以前瘦了这么多,方总没好好疼你吧?让哥哥来爱你,先亲一个!”

宁岁月恶心地推开他,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可也因为这点挣扎气喘吁吁。

“靠,还拿乔呢!你给我过来!”陈老板去捞她。

宁岁月又挣扎,苦苦哀求:“陈老板,你放过我吧,我身体很难受,无力伺候……求求你……”

“放过你?你不过是个玩物,老子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没得反抗!”陈老板开始面露凶相。

宁岁月大力挣扎,陈老板彻底怒了,狠狠扇了她一巴掌:“贱人!你以为你还是方家的大小姐吗?你不过是方总玩剩的女人,看来不给你点颜色你都不知道谁才是你主人!”

他说着,就挽起袖子,要好好收拾宁岁月。

女保镖看着宁岁月虚弱的样子,担心闹出人命,想上前劝阻,却被方帜晖呵斥:“我看谁敢救!”

女保镖又不敢动了,心想方总对这个女人真狠,虽然他手段强势,可还从来没有对一个女人这样,唯独对宁岁月。

宁岁月很绝望,那个长得像阿邺的男人居然看着自己被如此欺负!她只能垂死挣扎,努力地摸到茶几上的酒瓶,狠狠朝陈老板头上砸去。

“啊——”周围的人尖叫。

陈老板捂着自己出血的脑袋,立即狠狠地扇了宁岁月一巴掌,直接把她打得从沙发上滚落下来,痛骂:“贱人!居然敢砸我!今天你死定了!”

第3章你这种人也会痛?

陈老板想实施最后一步暴行,方帜晖却突然上前按住了他的手。

方帜晖眼里有血光,有杀意,声音特别冷:“陈老板,我来处置!”

陈老板嚷嚷:“方总,你送的这女人怎么回事,把我弄成这样?”

“这个女人欠调教,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方帜晖冷冷地说完,提起宁岁月的衣领,逼近她咬牙切齿警告,“你居然敢反抗客人,不想活了吗?”

宁岁月透过湿润的眼睛迷迷糊糊中望着那张让她怀念,让她心痛的脸庞,低声道:“阿邺……你真的不是阿邺吗?为什么这样对我……”

“阿邺?呵……看来你需要更严重的惩罚!”他说完,强行把宁岁月拖走了。

一路上也不顾她病发难受,强行把她拖到一个陌生的公寓里,狠狠把她扔到地上,指着壁炉上的陶罐子,“你看看这里,再看看这东西,这是什么?”

宁岁月环顾四周,公寓没有人住,所有家具盖着防尘套,角落里居然还摆着几个黑白画圈,宛如灵堂。

因为太久没有人气了,屋里满是灰尘味,清凉得可怕,而壁炉上的陶罐子还盖着红布条……她忽然毛骨悚然。

方帜晖残忍地笑:“没错,那是你最爱的人的骨灰盒!今天,我也让你尝尝痛失挚爱的滋味!”

宁岁月惊了,睁大眼睛看着方帜晖,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什么?”

她止不住地颤抖,那是于邺的骨灰盒吗?她不敢相信,可是方帜晖斜眼讽刺,那副表情分明在告诉她答案。

宁岁月的心口立即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拧着,用力地从身体摘除,痛得无法自拔。她捂着自己的心口摇摇头说:“不……不可能……”

可是方帜晖拎着她的衣领把她拖到骨灰盒面前,逼着她近距离对视:“不可能?你不是很爱他吗?他的气息你应该很清楚!你看看是不是他!”

宁岁月面容痛苦地挣扎,可他又在她耳边说:“没想到你这种人也会疼啊?我以为你为了权利可以什么都不顾的,当初为了帮助你父亲谋夺我家的产业,不是已经狠心抛弃他了吗?并用下三滥的手段逼着我和你结婚,再害我父母出车祸死亡,然后瓜分我家的财产,再把我的挚爱潇潇绑架到欧洲,还有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如今你也会疼?”

宁岁月完全不懂他说什么,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一点也不了解,也不在乎,只是泪流满面,一个字一个字地质问:“是你杀了他?”

方帜晖笑得十分残忍:“我何必杀了他?他对你也是真爱,即便你抛弃了他,也可以为了满足你的心腹大愿亲手绑架潇潇。跟你一样下三滥的人自有天收,我只不过在他生病的时候,垄断了他的救命药物,看着他受尽折磨死去而已。”

宁岁月崩溃大哭:“不!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不仅这样对你,我还要当着他的面儿凌辱你,当潇潇被那些下三滥的男人欺凌的时候,你应该想到有今天!”

他说着撕烂了她的衣服,不顾她的反抗占有了她。

宁岁月惊恐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却想起了于邺的脸庞。

为什么他们有相似的眼睛,为什么他们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同时,为什么她从他的眼里看到痛恨、眷恋和不甘。

可是一瞥见旁边的骨灰盒。

宁岁月忽然狠狠咬破了方帜晖的嘴唇,在他吃痛的时候推开他,一头撞上了旁边的壁炉。

“宁岁月!”方帜晖不甘、惊慌大喊。

可宁岁月倒在血泊里,逐渐失去意识,最后一刻她想:她终于可以跟于邺团聚了。

可汹涌的记忆却奔腾而来……

第4章我还能活多久

于邺,她青梅竹马的大哥哥,她这辈子唯一最爱的男人。

小时候两家父母合伙做生意,特别忙,父母总把她放到于邺家,因为于邺家里还有奶奶一起照顾。

于邺有个关系很好的同学程翊阳,两人整天黏在一起,放学也轮流到彼此家里串门。

他俩比她大三岁,在学校里一直是风云人物,很受女生追捧。

一开始她只当他们是哥哥,而且相较于总是欺负她的于邺,她还更喜欢暖心的程翊阳。

直到十六岁那年,于邺打球摔伤了腿,骗她说他以后就是个残疾人了,只能赖着她照顾一辈子。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才明白自己好像喜欢上了于邺。

于邺对她似乎也很不同,她慢慢才明白,他欺负她不是讨厌她,而是喜欢她,当她生病或者受欺负的时候,他比任何人还着急。

于邺曾经抚摸着她的头说:“岁月啊,你什么时候才长大啊,等你长大了我就不用应付那些烦人的女生了!”

一开始她困惑,后来就懂了。她以为成年后,会与于邺有一个浪漫的开始。

可是18岁那一年,程翊阳被诊出先天性心脏病,如果没有找到合适的心脏移植,他命不久矣。

得知消息,她很伤心,毕竟程翊阳等于亲哥哥。

程翊阳一直都喜欢她,她感觉得出来,程家父母也知道,可因为于邺的存在,他一直压抑自己的情感。

程家伯父母拜托她,希望她可以陪程翊阳出国治病,因为有她陪伴,程翊阳心情会好一些,也许病情可以好转。

她没法拒绝,而出国当天,正好是于邺参加大学生创业竞赛的日子,这是他人生阶段非常重要的比赛,本来两人说好了她到现场加油,可也因为这个事情而失约了。

于邺没有生气,出国前一天,他来探望程翊阳,而后很郑重地对她说:“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照顾阿阳,让他活着回来!我等你……”

他最后一句话说得很沉重,也意味深长。

她心里明白,点点头,于是关于表白的事情,两人都没有提起。

暑假很快过去了,程翊阳的病情也逐步稳定,她准备回国的时候,却接到了家里的噩耗——

于邺的父母死了。

被她的父母害死的。

………

宁岁月醒来已经几天了,这个房间豪华而宽敞,比她的阁楼舒服太多了,她曾经也住了5年,可如今再看这里,只觉得陌生又熟悉。

这是她和于邺的婚房。

可5年里大部分只有她独处,于邺很少踏足。

徐医生是于邺的家庭医生,每天都定时过来给她检查身体,检查完之后,摇摇头说:“太太,您的病……真的不打算告诉方先生?”

方先生方帜晖就是于邺。

5年前他就改名了,为了权利而改名。

死的人不是于邺,而是程翊阳。

宁岁月苦着笑摇摇头:“告诉他,他也不会关心的,何必自寻烦恼。”

宁岁月气血不足,嗓音低沉而微弱,可她的表情却十分宁静,似乎已经看淡红尘,“徐医生,我大概……还能活多久?”

“唉,您是X染色体遗传病,本来是隐性基因,不容易激发,可这一年里林母对你太狠毒了,使用了大量的催发性迷药,按照你的身体状况,如果保养得好,还有几年的时间。最主要的是您一定要把目前的身体养好,好好滋补,保持好心情。”

好心情吗?

很难。

宁岁月无奈地摇摇头:“徐医生,我知道你在安慰我,可我姑姑就是得这种遗传病离世的……她检查出病症到死亡,不过才两年的时间……”

想到姑姑走之前,疼得滚下床,揪着自己的头发,甚至撞墙都止不住体内的疼痛的样子,如果她也要遭受这种折磨,她宁可安乐死了吧。

徐医生还想劝,房门却被用力推开,方帜晖醉醺醺地走进来,他双眼通红,满脸的杀气,忽然对医生吼:“滚出去!”

第5章他为什么这么恨她

徐医生和护士吓退了。

宁岁月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紧紧揪着床单,有些害怕,但又慢慢释然了。

她现在这个情况,连死都不害怕了,还能畏惧什么呢?

她以前畏惧,只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于邺,他毁了她心中所有美好的样子,可是她现在已经失望了,已经不在乎了。

方帜晖一直死死盯着她。

生病的宁岁月并没有丧失美丽,虽然她身形消瘦了许多,可脸型更加好看了,连肩胛和锁骨也纤瘦优美恰到好处,在微敞的睡衣领口下若隐若现,散发着迷人的魅力。

他上前一把掐着她的下巴,逼她抬起头面对他。

可是她的眼睛却平静而幽冷,宛如没有感情的冰玉,似乎已经对他燃不起任何热情。

他讽刺地笑:“你的苦苦哀求呢,你的愤怒挣扎呢,到哪儿去了?”

宁岁月没有说话,对于眼前的方帜晖,她根本无话可说。

可方帜晖忽然吻上她的唇,毫无怜惜之情,霸道而强势。

宁岁月惊了,睁大眼睛用力推他,背靠着床头气喘吁吁,眼里开始出现惊恐:“你要干什么?”

方帜晖残忍地笑了,似乎看到她露出这种表情,他就达到目的般阴冷地笑着。

“干什么?”他起身解开自己的领带,狠狠扔到地上,又解开衬衣的扣子,一边解一边说,“你以为你那天在灵堂撞晕,我就会放过你?我不会停止对你的羞辱!你不是深爱着程翊阳,对他的死很难过吗?如果在这时候,被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睡,应该很刺激吧?”

他说着便跨上床。

宁岁月挣扎:“方帜晖,你放开我……放开我……”

可方帜晖怎么可能放,硬是不顾她病弱的身体,强势占有了她。

宁岁月的眼泪滑落下来,双眼开始空洞而失焦,看着眼前这张万分熟悉的脸,她选择闭上双眼,希望什么都看不到。

她不知道他对她为什么那么恨,明明,那不是她的错……或者,只是林潇潇的阴谋……

………

五年前,两家父母在东南亚做生意,遭遇劫匪伏击,于邺的父母死于乱枪之中,而宁岁月的父母却侥幸逃了回来。

当时两家合伙经营的公司正在进行股改的重要阶段,宁家掌握了话语权,一下子成为最大股东,掌控了公司的经营权。

宁岁月匆忙赶回国见于邺,却遭到闭门羹。

林潇潇忽然出现在他家里,宛如女主人般用怨毒的眼神告诉她:“你父母太卑鄙无耻了!当时两家父母各自掌管着两艘货船,你父母船上放着非常重要的货物,于邺的父母便让你父母先走,他们在后面迷惑劫匪,可还没等来警察救援,他们就落入绑匪手中。

“绑匪威胁你父母把货物交出来,否则杀死于邺父母,你父亲死活不肯交,于邺的父母便死在乱枪之中。这样还不够,你父亲回国之后,还利用股改的机会,侵吞了于家的股权,最终把两家合伙经营的公司据为己有。有这么狠毒的父母,他们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

“不,事情不是这样的,于邺在哪儿,我想要见他!”她不相信,想冲进去。

可是林潇潇拦住了:“他根本不想见你,他已经和你恩断义绝,顺便告诉你,阿邺已经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原来爱情会过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小树阅读】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小树阅读)或者(xiaoshuyuedu),关注后回复 【原来爱情会过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婚恋危机:慕少请相惜14章小说:婚恋危机:慕少请相惜《婚恋危机:慕少请相惜》苏可伊左顾右盼了一阵,知道慕亦尘不在周围,这才蹑手蹑脚坐了电梯。她倒是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有什么把戏!电梯停了,前头传来昏暗的光。顾不得那么多,来都来了,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只是,在她推开门的那一刻,就发现,里面似乎弥漫着一股不一样的味道……“给我上!”话音落地,只见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朝苏可伊扑了过去。下意识赶紧往回逃,可是她一个病号哪里跑的过这些男人!身体被牢牢禁锢住,她睁大了眼睛瞪着在一旁的苏嫣然。“你想干什么...

  • 原标题:穿越之残王毒妃无删减小说名:穿越之残王毒妃目录预览:第三章丞相府的喜与忧第四章总有麻烦找上来第五章人气人能气死人第六章皇上愧疚的三弟第三章丞相府的喜与忧压下心里淡淡的不舍,夏怜星闭上眼睛开始睡觉。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让身体快点好起来,没有一个好的身体,无论做什么都只是空想罢了。丞相府,大厅。此时,皇上身边最得宠的大太监赵福正笑眯眯的向丞相夏新阳道喜。“丞相大人,你这可是天大的喜事了,快接旨吧。”夏新阳也是才知道消息来接旨,对于赵福说的什么喜事,他完全不知道,不过,既然说是喜事,应...

  • 原标题:绝世美女的贴身保镖无删减小说名称:绝世美女的贴身保镖目录预览:第3章斗智第4章小鹿乱撞第5章要签名第6章夜壶第3章斗智以红痕子那处事不惊的性子都被他吓到了,因为此刻楚辞已经进入了凡动境中期!难道那本功法真的是为他量身而定的?“看来,我就是那传说中的修仙奇才。”楚辞十分装逼的说道。红痕子实在是不想吐槽这这小子,似乎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何来亏欠……”就在楚辞还在沉浸在自己所拥有的力量中的时候,一旁充电的手机响了起来。“楚辞,你丫的不想混了,容嬷嬷的课你都敢旷,赶...

  • 原标题:总裁有火,娇妻乖乖躺好无删减小说名称:总裁有火,娇妻乖乖躺好目录预览:第3章善良的人第4章根本没得跑第5章不求饶第6章不共戴天之仇第3章善良的人江昭重新坐直,淡淡道,“忘了跟你说,刘城现在已经放假了,如有必要,我想,应该调查一下他!”叶儿被江昭的话,一句句的炸得回不了神。这时,装在物品袋里的手机唱起了歌,叶儿拿过来,一看是好友郑凌的电话。接起就听着郑凌急急道:“叶儿,今天我踩到屎了,一大早工商,税务,消防,劳动局全来人了。查了执照查发票,查了电线查劳动合同。说我偷税漏税,电路危险,而且没...

  • 原标题:小说婚若天成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婚若天成《婚若天成》“喂,若峰。什么时候下班,我们一起出去吃饭吧。”文珊珊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吴若峰在电话里面犹豫了半响,回答道:“晚上还有一个会没开,你自己先吃吧。”说完,停顿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她穿着一件灰色的短袖,下面穿着紧身的牛仔裤。消瘦的身子被短袖包裹着,一阵凉风吹来,显得她更加消瘦了。文珊珊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望着大街上人来人往。许多都是成双成对的挽着手从她身边走过,突然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乌云笼罩了整个天...

  • 原标题:这个总裁有点甜小说精彩阅读小说名字:这个总裁有点甜目录预览:《这个总裁有点甜》《这个总裁有点甜》《这个总裁有点甜》《这个总裁有点甜》《这个总裁有点甜》“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了,而你递给我的酒杯却满是这种味道,你说这该怎么办?”男人有些恼怒。“不好意思先生,我马上拿走它,并且找其他侍者来为您服务。”训练有素的黎曼不慌不忙的回答,一边伸手就要去拿那杯酒。纤细的手指刚碰到酒杯就被一双大手擒住。“可是气体是运动的,我感觉我的全身都已经沾染了那种味道怎么办?”明知是有意为难,但黎曼...

  • 原标题:未知领域完整章节阅读小说名称:未知领域第一章怎么说也不合理……忍不住自言自语,少年呆呆的望着前方陌生的环境,无法理解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他绞尽脑汁,努力回想着今天的预定行程与计划。身为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假日会出去玩是正常的。少年今天也是跟朋友约了,要一起去参加新开幕的百货公司所举办的电玩展,因此一大早,他就拿着朋友提供的路线图,来到了附近的捷运站。由于离约定的时间还早,少年起了玩心,临时起意不如别照着地图规划的路线,用直觉,从捷运站到目的地,一直线的前进。虽然延着大街的外围,按照朋友给...

  • 原标题:前夫重新爱上我免费小说:前夫重新爱上我目录预览:《前夫重新爱上我》《前夫重新爱上我》《前夫重新爱上我》《前夫重新爱上我》《前夫重新爱上我》森林深处,一座豪华伟岸的城堡伫立在那里。余潇潇拖着疲惫的身体,进入一间房间,用手机打着手电筒坐在了沙发上。“切,这里装修这么豪华,干嘛不让人进来?”余潇潇对管家的话嗤之以鼻。进入这里听到的的一句话就是,二楼走廊尽头的房间,任何人不得进去,不然会付出惨重的代价。余潇潇向来不信邪,这里既然没人进来,她就小歇一会儿又何妨?许是太累了,没多久她就靠在沙发上睡着...

  • 原标题:诱妃入帐:王爷是只狼全文txt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诱妃入帐:王爷是只狼目录预览:第4章替嫁第5章替嫁成奴第6章毁容第7章瞎子第8章解围第4章替嫁“荒唐!”丞相愣了许久,才依稀记得他还有这么一个女儿:“百里芷被关在笼子里,都疯成了一条野狗,把她送到王府,你是想让百府被灭门吗?”而这时秋墨终于找准了时机说话,从人群中冲到丞相面前,跪下:“老爷,三小姐已经不疯了,她好了,奴婢刚才去看过,是真的好了。”秋墨恳切的看着丞相,不求他立即开口放了小姐,只求他能去看一眼小姐,只要看一眼小姐就知道她到底有没...

  • 原标题:荣誉殿堂完整章节阅读小说名:荣誉殿堂第一章少年萧铭在一个妖族后裔生存的大陆上,一座占地极广的妖族王府里。一群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们,正看热闹似的乱哄哄地站在王府的演武场上。不过,此时他们的目光,都聚集在演武场中的一块大石碑上,只见那足足有五六丈高的黝黑大石碑,竟然神奇地发出一道强光,照射在其中的一个黑发少年身上。“无适合妖法”两三个呼吸的时间,那道强光由强渐渐的减弱,直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行大字。少年揉了揉被强光刺酸的双眼,渐渐看清楚传功石碑上面,那闪亮得有些刺目的一行字,脸上闪过一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