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鸯台前许平生(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19/7/27 3:26:19 来源:网络

小说:鸳鸯台前许平生

第1章请君入戏

  滴答,滴答。原文nftoutiao.com

  凉久听到自己的心声,混合着墙壁上挂着的西洋表钟,缓慢而炽热的跳动。

  面前雕花木桌上热了十次的饭菜凉了又凉,烛火摇摇曳曳,啪嗒一声便灭了火星。

  凉久半是垂着头,摩挲着右手大拇指上的翠绿扳指,静默的宛如一樽雕像。

  耳边还似乎残留着今日请来的洋医告诫的话:“夫人才怀了孕,胎儿不到一月,您本就体弱,还请万事小心,多多注意。”

  嘴角弯起,笑意不自觉的加深……

  孩子,她和至诚的孩子。

  明日就是至诚的生日,当真是双喜临门,故而她才精心备好了饭菜,一直等到入夜。

  “咯吱”一声,寂静许久的门被打开。说明nftoutiao.com

  凉久一惊,惊喜地看去:“至诚,你回……”

  来人却是王管家,表情冷漠地将一件西装上衣抛给凉久,扯着她的手腕就要走:“走,先生说了,你不是名角儿么,要听你在鸳鸯台唱的戏!”

  鸳鸯台?莫非他想起什么了不成?

  凉久被扯了个跌跌撞撞,手腕发青,脸上的喜悦却遮掩不住,顾不得为什么手上抱着一件与唱戏无关的厚实西装,就被推进了外面铺天盖地的雪花之中。

  她想,她要去告诉至诚好多好多话。

  比方说肚子里的孩子,又比方说,那年春光正好,她在鸳鸯台上举起水袖半遮着脸,婉转抬眼时,和他的一许平生。

  .

  马车晃晃悠悠,不多久,便到了四四方方屋檐下架起的露天戏台子。

  满座皆宾客,而凉久便在这数百人中一眼找出了陆至诚。

  他孤自一人,着了一身当下流行的深灰色西装,半垂着头,看不清眉眼。

  凉久落了一身的雪花,痴痴地朝他走去。推荐nftoutiao.com

  她看见陆至诚抬了眼,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温暖的笑来。

  她看见陆至诚缓缓站起身,迈开步子,朝着她走来。

  一步一步,越来越近。

  这副模样,和多年前等她唱戏下场的青涩少年郎恍然重叠。

  凉久不禁轻声叫道:“至诚……”

  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会得到一个拥抱。

  但就在那一瞬,她手中紧抱的西装猛然被夺走,陆至诚拿着它,与凉久擦肩而过。

  凉久脸上的笑还残留着,脖颈处落了冰凉雪花,僵硬回头。阅读http://www.nftoutiao.com/

  头发盘起,学着西洋人烫了卷发的付欣然被小心披上厚实的西装,娇声抱怨:“这雪下的也太大了些,路都不好走,害我来晚了。”

  陆至诚替她掸下一身雪花,低声宽慰:“来了就好,这戏的主角也才来。”

  付欣然笑着不依。

  尔后,他才抬起头来,目光凉薄地看着呆在一旁的凉久:“还不去唱戏,你来是做什么的?”

  原来他找自己来,真的只是唱戏。

  凉久望着空空如也的手心,无声笑笑:或许还要多一件事,那就是送来他心疼别的女人,用来保暖的衣服。

  是她想痴心妄想,以为失去的记忆,失去的人,还能在千求万求下回来。

  付欣然眸光一转,语调温软:“至诚,我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而已,大冬天的,你就真的请来姐姐唱戏庆祝你生日啊?”

  听到这话,凉久身子一颤……

  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下,陆至诚声调低沉:“只要你想的,我都会给,何况是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女人。网站nftoutiao.com

第2章戏中之人

  不知深浅的女人。

  凉久想,不是她不知道深浅曲折,而是在陆至诚面前,她的所有理智和防备都溃不成军罢了。

  强忍着心酸,凉久张唇:“至诚,我怀……”

  却见陆至诚没有理会呆站在一旁的她,而是轻柔地扶着付欣然,似乎付欣然才是怀了孕的人,才是他陆至诚的结发妻子一样。

  陆至诚身边那一个空着的座位,从来都是为付欣然留着的。

  他目光凉薄,带着嘲讽:“是不是现在所有卑贱的戏子,都可以随便攀附上我陆至诚的?”

  他说攀附……

  凉久颤抖着手,把右手大拇指上那硕大的翠绿扳指颤颤巍巍地亮出来,仰着脸说:“你看清楚了,这是你陆至诚亲娘给自己媳妇儿的遗物……”

  啪!

  众目睽睽之下,陆至诚毫不犹豫地给了凉久一巴掌。

  用力太大,凉久的脸顿时高高肿起。

  他接过付欣然递来的手绢,连指缝都细心擦拭,生怕沾上了凉久身上的气味儿,声音冰凉:“凉久,要不是因为那戒指认人,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跟我说话?”

  凉久低垂着眼,咬着嘴唇,殷红的血液在唇齿间流淌。南方头条网

  她努力告诉自己:别怕,他只是失去了一段记忆,别怕,凉久,他曾经那么爱你……他只是……忘了她而已。

  付欣然在一旁手支着下巴看了一场好戏,这才慢悠悠出声:“至诚,明天是你生日,动气不好。”顿了顿,手掌轻合,“来人啊,把戏服给我们鸳鸯台的头牌送上来。”

  当下有人应声前来,手中托着一件戏服。轻飘飘的,薄如蝉翼,倒不像是戏服,反倒是闺房乐趣穿的。

  这是寒冬腊月,鸳鸯台又是露天搭建,除却观众席上有遮挡暖手之物,其余地方,皆是寒冷至极!

  而在场的至少有上百个应陆至诚的邀约前来的青城贵宾,这样败坏风俗的衣物,怎么能穿?!

  凉久胸口一闷,口中哽咽:“至诚……不要这样……”

  陆至诚眉眼青涩时曾真挚地拿着玉扳指同凉久说:“这是我娘留给媳妇儿用的,戴上后一辈子都取不下来。你可要收好。拿了我的扳指,以后你就不能给别人唱戏了!”

  那誓言还朗朗在耳边,如今,他却要她在冰天雪地中穿这样败坏名誉的衣物……

  “拒绝?”陆至诚嘴角一挑,慢悠悠说,“问问你的好师兄,能不能拒绝啊。”

  那举着戏服的人这才慢慢抬头,眉清目秀,左眼处一道深疤,正是凉久之前在鸳鸯台学戏的同门师兄李悦合:“久儿,陆将军说,你若不唱,便对我们班子里的人动手……”

  凉久呼吸一窒,不可置信地望着陆至诚,他却神色散漫,毫不在意。

  一边是她在青城的名誉,一边是戏班子里众人的性命……

  只是为付欣然的一句话,就逼迫她凉久至此?

  风声雪声,寂然悄悄。

  过了那么久,凉久听到自己颤抖着说:“……好,你让我演什么?”

  陆至诚修长的指尖在腿上敲打,似笑非笑:“凉小姐怕是忘了这鸳鸯台的规矩。是什么,便演什么。”

  她心一跳。

  “你不知羞耻,演潘金莲,再好不过了。”

第3章戏外之人

  鸳鸯台,宿鸳鸯。

  多年以后,时光消纵,依稀有人想起,那一晚鸳鸯台上,风华绝代,一眸生情的台柱子。

  寒冬腊月,她赤脚站在落满了雪花的冰凉台子上,只一身轻薄的衣物裹着,露出洁白柔软的双臂和小腿,姿态袅娜,风情万种。

  听说,那台子下,有她心爱的情郎。

  听说,那情郎为了讨另一个女人的欢心,逼着她去扮演潘金莲,和旁的西门庆双宿双飞。

  凉久面上带着微笑,那笑意不曾落在眼底。她感受的到,自己的肚子,在抽搐着疼……

  咿呀作唱,正好和那饰演西门庆的李悦合双目相对,眉梢眼角,流露着脉脉温情。

  这台戏正好演到潘金莲微抬窗,初遇西门庆,心生欢喜之时,忽然听到陆至诚凉凉出声:“荡妇。”

  这天真冷啊。

  冷到骨子里,冷到心里……

  突然,有人应了陆至诚的话,举起手中的石头朝着台上砸去,骂道:“不知廉耻的东西,勾引了陆将军,毁了人家的好姻缘……”

  “可不是嘛,什么台柱子,不就是个卖唱的,故作清高……”

  什么桃子、石头、砧板,凡是坚硬的,尖锐的,冰凉的东西,如雨一般,朝着台子上的凉久袭来!

  混乱间,凉久来不及躲闪,只能下意识地闭着眼睛,护住自己的肚子,半跪着,生怕自己肚子里未满一个月的孩子受伤……

  数不清的物品砸上她的身体,磕磕碰碰不留一点儿情面,隐约间,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了自己,把自己护的死死的。

  凉久声音颤抖,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喃喃说:“至诚……”

  她就知道,就知道,陆至诚不会丢下她不管……

  用力地圈住了对方,用身体替他挡住一半的砸伤,颤抖着臂膀,也要死死地要护住这个人!

  她看不清这人的眉眼,只知道,自己的至诚来了……

  眼角的泪花,一滴一滴落下。

  她被砸的洁白的脊背上鲜血直流,青紫交加,左肩膀上被雕花石板给砸中,硬生生地软了一块儿,咬着牙不喊疼。

  混乱过后,这才泪眼朦胧地抬起小脸儿,颤抖着去捧那人的脸,说:“至诚,不怕,不怕……”

  下一秒,却浑身一冷,愣在了那里,双唇颤抖,却说不出一句话……

  那拼命护着她人,不是陆至诚,而是李悦合!

  师兄蓝色的衣衫上,全是斑驳的血迹,混乱不堪,清秀的眉眼却深深地盯着凉久,眼里含着伤痛。

  凉久僵硬地转头,喉间哽咽,隐约看见,前排观众席上,她的至诚,用力地把另一个女人死死地护在怀里,生怕有什么闪失……

  那样小心翼翼,仿佛怀中的,是天下最珍贵的宝物。

  嘀嗒,嘀嗒。

  酝酿在眼中的泪水终于落下,寂静的,无声的。

  旁人砸的都是往台上,碍不着那观众席上的人什么事。

  疼的是她凉久,受伤的人是她凉久……

  最后被他陆至诚呵护着的,却不是她凉久。

第4章凉久,你怎么还不死?

  台子上,石头、砧板、雕刻的玉石乱作一团,沾染上了不知道是谁的血迹,混乱不堪。

  凉久浑身都是青紫的伤痕,擦伤了皮,头发凌乱,低垂着头。

  李悦合脱下一层外衣,替她披在身上,裹的紧紧的,低声说:“久儿,别怕,师兄在。”

  他们现在搂作一团,姿态暧昧,付欣然瞧见了,在陆至诚耳边说着风凉话:“至诚,你看他们,多像一对野鸳鸯呀……真好玩……”

  陆至诚这才慢慢抬起眼来,眼眸中凉意浅淡,声音不紧不慢:“凉久,你也就是这么低贱了。”

  凉久疼的很,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忽然听见了钟声,勉强挤出一个笑来,天真无辜:“至诚,十二点了,生日快乐……”

  她那笑扯到了青紫的嘴角,疼的厉害,也丑的很。

  但不管经历了什么,凉久都想,对陆至诚露出最好看的笑容,说这世上最甜蜜的话语。

  陆至诚心头一跳,那一瞬间,他不是没有想过,上前去握紧凉久的手。

  但也只是一瞬间罢了。

  想起这个女人做过的事,陆至诚眼里的厌恶简直是掩盖不住:“凉久,你怎么还不死?”

  凉久一愣。

  她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这样恶毒的话,怎么会……

  怎么会从她的至诚嘴里说出来?

  想要站起身来,想要听的清楚,却看见付欣然随意地捡起一块儿不大不小的石头,笑嘻嘻地用力扔了过来:“至诚,想要她死还不简单?你看,这样一块儿石头过去,不就成了一半?”

  不好不死,这块石头,正中那怀孕的肚子上!

  石头尖锐的棱角顺着力道,那样用力地撞上她柔软的小腹!

  小腹一痛,凉久惨白着一张脸,捂着自己的肚子,“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颤抖着手,不可置信地看着那渗出来的鲜红血液……

  孩子,她和至诚的孩子……

  至诚,孩子啊……

  清俊儒雅的青年低下头,拿出一块柔软的绢布来,仔细地擦拭着付欣然的指尖,声音宠溺,说:“这么冷的天,这么脏的地,别脏了手。”

  就和他说的一样,他毫不在意凉久的死活。

  付欣然仰着脸,撒娇似的问:“我聪不聪明?”

  陆至诚眼角含笑:“聪明。我的欣然可真聪明。”

  泪水浸湿了脸庞,湿答答的,风一吹,冷到了心尖儿。

  意识逐渐模糊,凉久捂着肚子的手越来越无力,最终渐渐地松软,身子慢慢地倒了下来。

  李悦合慌乱地想去抱住她,痛声说:“久儿――”

  她的脑海里,还重复着陆至诚那最后的一句话:别脏了手。

  耳边,回荡着西医的警戒:“夫人身体虚弱,又刚怀孕,还请万事小心,多多注意。”

  冰天雪地之间,鸳鸯台上,一抹鲜红的血,是那样的让人心惊。

  而凉久心尖上的那个人,却低着头,依旧不慌不忙,和别的女人低声谈笑……

  风吹过,冷意袭来。

  这大地,当真是白茫茫一片,落的干干净净。

鸳鸯台前许平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大海读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大海读书)或者(dahaidushu),关注后回复 【鸳鸯台前许平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一吻情深:霸道总裁甜蜜宠14章小说:一吻情深:霸道总裁甜蜜宠《一吻情深:霸道总裁甜蜜宠》林不暖像拿着一颗定时炸弹一般,快速爬上楼梯,这速度,她都感觉自己可以去参加百米冲刺了。开门,进门,关门,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林不暖整个身子靠在紧关的门上,忐忑的摁下接听键。“为什么这么慢?”手机刚放到耳边,男人质问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虽然,他们两个人并没有接触太久,可林不暖却能想象到屏幕那头男人难看的脸色。“拜托,我又不是个机器,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林不暖拿着手机走向自己那软软的大床,砰地一声砸了下...

  • 原标题:眷恋你给的温暖18章小说名称:眷恋你给的温暖《眷恋你给的温暖》一句话,千斤重石般狠狠砸在南慕瓷的心上。身上被男人大手肆虐过的地方生疼,她整个人几乎都在抖。她满头都是冷汗,也清楚他在逼她。可当她想起自己的父亲和霍钦衍母亲最后的嘱托,她到底是咬着牙,异常坚决地摇了摇头。“我也最后一次告诉你,当年的事,和我跟爸爸都没关系,也更没有隐情。”男人的面色和卡主她脖颈的那双大手同时一僵,额头上的青筋陡然蹦起。他盯着她那双通红的眼睛,狠狠地咬了咬牙。“南慕瓷,这是你自找的!”一阵天旋地转,霍钦衍卡住她的...

  • 原标题:小说腹黑总裁:娇妻揽入怀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腹黑总裁:娇妻揽入怀《腹黑总裁:娇妻揽入怀》宁嫣儿离开傅辰灼的别墅之后,越想越后悔。她刚才这么那么冲动?要是傅辰灼真的生气不娶她了怎么办?她确实喜欢傅辰灼,可是傅辰灼现在喜欢谁又怎么样?她都是要成为傅辰灼妻子的人,站在傅辰灼身边的女人也只能是她而已。而且她相信等傅辰灼玩够之后,会真的真正适合他的人是谁。再说了,以她对傅辰灼的了解,傅辰灼没有那么容易就喜欢一个人,更别说宁冉冉这个刚认识不久的人。她在傅辰灼身边这么多年,都没有觉得傅辰灼有喜欢自...

  • 原标题:小说爱你似飞蛾扑火第9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你似飞蛾扑火第九章阿槿,你想多了。温槿看着他菲薄的唇一张一合,说出了这句让她彻底心寒的话。是有多凉薄,才会对妹妹的车祸这么淡然处之。而他们之间的关系,竟然瞒了她那么久。她张了张口,竟然发现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说道:“我想留在这多陪陪我妹妹,你先回去吧。”可能是感觉到温槿莫名的疏离,顾谌盯着她的眸子深了深。聪明如他,刚才她的问题已经暴露了她知道了些什么,只是不知道她都知道了些什么,顾谌的心里突然慌了一下。待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温槿的声音。“...

  • 原标题:爱你,我生了一场病4章书名:爱你,我生了一场病《爱你,我生了一场病》接下来,我在手术室里待了十个小时。我只是被打了一针。而后来,陆续的护士和医生不知道从哪里出来,按着姜心。我听到她开口。“朝我胸口划下这一刀。”那一瞬间,我才清楚,姜心根本没有心脏病,我不知道她这样欺骗顾翊深的目的是什么。可是,我爱顾翊深,不能让她伤害顾翊深!良久,在我躺的仿佛身体都感觉麻木了以后,我们两具推车被推出了病房。外面,顾翊深矗立在那里。他迅速的朝着一旁的病床疾奔过来。“心儿!你怎么样?”“翊深,我……我没事,你...

  • 原标题:小说天才萌宝:慕少,强势宠第7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天才萌宝:慕少,强势宠第007章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不悦,大概是因为刚才火火咬他的那一口,将他的耐心也咬没了。慕北霆站起来,高大健硕的身材立刻给苑汐造成了巨大的压迫感,甚至就连眼前的光线都变暗了。“我说的是真的,盒子真的不在我手里了,被人抢走了。”苑汐下意识的解释。“苑小姐,我的耐心并不好。”冰冷的声音落下,怀里的小包子直接被抱走了。“喂,我没撒谎,你把火火还给我!”乔助理封住苑汐的去路,“苑小姐,那个东西在你手里没有任何用处,说不...

  • 原标题:今日20191121推荐小说之《一夜西风共白头》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一夜西风共白头目录预览:第1章她是你的嫂子第2章又不是第一次了第3章羞辱第1章她是你的嫂子所有人都羡慕她是名门太太,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分,这辈子才能嫁给陆思琛。只有颜楚知道,所有的夫妻恩爱、琴瑟和鸣,都只不过源自一场无穷无尽的恨。陆思琛娶颜楚,只是因为恨。颜楚盖上薄毯,蜷缩在沙发上,看了看时间,23:50,他应该快回来了吧。不知道等了多久,就在颜楚困意来袭,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陆思琛换上拖鞋,脱下西装外...

  •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至尊兵王》第4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都市至尊兵王第4章天生战神陈启铭很快明白了过来:“吴兄弟,你是说这瓶子有问题?”陈怡显然没明白其中的意思,指着吴悠斥道:“你是有破坏欲吗?这个瓶子可是我们公司首席鉴定师鉴定过的,怎么可能有假?”见识过吴悠的手段后,陈启铭早就不疑有他,也就两千多万的东西,他摔的起。“尽管摔吧,吴兄弟。”吴悠点了点头,指尖在瓶子的花纹上摩挲了起来,这种葫芦瓶的瓷器本就稀少,尤其是这种年代久远的,要不是他有幸接触过,也不会看出这花纹被动过手脚。看了一圈后,吴...

  • 原标题:《夜色盛宴》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91121】书名:夜色盛宴目录预览:夜色盛宴夜色盛宴夜色盛宴夜色盛宴夜色盛宴我叫林海,今年十九岁,就读于一所三流大学。大一结束后的暑假。我想着回家也无聊。就准备找个工作混着。顺便还能挣点零花钱。舍友小胖拍着我的肩膀,说看在我没少帮他答到的份儿上,可以介绍我到一个小网吧当网管。起初我是拒绝的。因为一般小网吧的网管工资很低,而且环境很差。小胖冲我挤眉弄眼。说如果那个网吧的老板是个极品美女呢?二十分钟后。我赶到了小胖所说的那家网吧。收银员小兰得知我的来意,把...

  • 原标题:隐婚燃爱:总裁欺人太深!4章小说名称:隐婚燃爱:总裁欺人太深!《隐婚燃爱:总裁欺人太深!》这事儿真是冤枉郝俏,谁愿意低三下四求别人,谁愿意强打笑脸服侍别人。郝俏也不想啊。可是她这无缘无故进了演艺圈,便成了十八线演员,要是再不努力一把,那还了得。就算她想求沐景行,她也不敢啊,今天才认识第二天,她根本没有资格和勇气去求啊。沐景行说给她这个角色是因为她昨晚表现好的缘故,事实上是什么,她是被小叔子差点给毁了清白才对。她都没有难受的要死要活,他沐景行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脾气?“郝俏,你竟然给我发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