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徒弟是个渣txt

2019/10/5 19:21:39 来源:网络

小说书名:我徒弟是个渣

第1章 拜师大典【1】

  “看,那几个小乞丐又去逍遥宫那边了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还叫什么逍遥宫,直接改名叫乞丐窝算了!”

  ……

  伏天零听到这些人的言论,在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推荐nftoutiao.com

  来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她本是一代大学狗,眼看就要毕业,开始规划今后的人生了,结果就在这时她穿越了!

  好死不死,穿越成了这个逍遥宫的五长老,而这个逍遥宫名声超级臭,听前面的言论就知道了。

  “这逍遥宫几百年的根基,就要毁在这一代了。唉!”

  说到这里,人群中年长的人也忍不住感慨了起来,“想当年逍遥宫何等的风光啊,如今由那几个小娃娃带领,成不了气候了!”

  伏天零也跟着叹了一口气,没有去跟那几人争论什么,双手背在身后从说话那几人面前慢悠悠的走过,朝逍遥宫的方向走去。

  虽然她也有点认同这几人的话,但不代表她喜欢听别人在背后这么说自己的门派,好歹她也是五长老来着!

  叮铃铃——

  她每走一步,就散发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响,像是想吸引众人的注意力一样。

  刚才说话那几人也闭上了嘴巴,朝声音来源处看去。看到一个身着粉衣,娇小可爱的少女,微仰着头,神情高傲的从他们面前慢悠悠的走过。

  她的身后倒背着一把白色的油纸伞,每根伞骨尖处都挂着一颗银色的小铃铛,她走一步,那铃铛就晃一晃,发出悦耳的声音。我徒弟是个渣txt

  不认识她的人,会觉得她有病,天气那么好,还带着一把伞,还不是用手拿着,而是背在背上。

  而认识她的人,看到这把伞都忍不住退后了两步。因为他们知道这把伞是伏天零的武器,名为轮回。

  传闻可以把妖魔鬼怪,孤魂野鬼送去轮回投胎,不具攻击力,明明是个不错的武器,他们为什么要退后呢?

  因为据说两年前这把伞在伏天零的改造下,变成有攻击力的伞了,可以把一个活生生人的灵魂给吸走,强行送去投胎。

  更可怕的是,还可以让一个人的灵魂永世不得投胎,一辈子都做孤魂野鬼,就算少林寺的那群高僧超度也不行!

  当然,这只是传说,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他们现在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深怕靠近一点,就会被吸走魂魄一样。

  虽然他们有点害怕那把伞,但是对伏天零依旧是看不起,谁让她是逍遥宫的人呢?

  看到她那高傲的神情,很多人都不屑,甚至人群里有人声音不大不小的嘟哝了一句,“老妖婆!”

  “……”

  本来走着路的伏天零听到这句话,踉跄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绷不住了,回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说话之人。网站http://www.nftoutiao.com/

  妈蛋!

  来这里三年,最讨厌别人说她是老妖婆!因为……

  别看她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只有十几岁大小,还是个长得蛮可爱的小萝莉,萌妹纸!但是……

  听说这具身体,已经一百多岁了……

  因为结丹结的早,所以一直保持着结丹时的模样。

  由此可见,原伏天零在十几岁的时候就结丹了,不只是当年,就算是放到现在也是个不得多见的天才!

  伏天零的名声当时轰动一时呢!那个时候也是逍遥宫最辉煌的时候。

  但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原伏天零太急于求成了,所以才会那么早结丹,也是这个原因,导致了原伏天零在三年前渡劫时,走火入魔而亡,从而导致她穿越了。

  刚才说话之人,见伏天零看过来,连忙偏头看天,吹着口哨,表示什么都没说。

  “哼!”伏天零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后,不再摆架子,直接朝逍遥宫那边走了过去。

  忘记说了,这里是修真界一年一度的选弟子大会,每个大大小小的修真门派,每一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来这里,寻找有天赋的弟子,好拉进自己门下,说不定还会找到个绝世天才,将来光耀门楣呢!

  而一些世家子弟也会在这个时候来这里,露两手,希望能被自己喜欢的门派选中,或者被某个门派的长老什么的选为亲传弟子。

  但是所有门派选弟子都是有要求的,什么天赋太低的不要,年龄超过多少的不要,甚至有奇葩门派,长得丑的不要,男的不要等等……

  而逍遥宫呢?

  自从新宫主萧洒两年前上位以来,收弟子的要求从以前的数十条变成了一条,那就是,年龄超过二十岁的不要。原文http://www.nftoutiao.com/

  因为一个人二十岁身体各项机能差不多就成型了,没办法在好好修炼了。

  其他人,只要不超过二十岁,你想来,那就收!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也不管你有没有天赋!

  于是……导致了众多没超过二十岁的走投无路的小乞丐慕名而来……还有一些穷苦人家的孩子。

  虽然逍遥宫这几年名声不怎么样,但是也没关系,总比他们在外面乞讨要好,至少在逍遥宫里,管吃管住,还管穿,顺便学点东西,何乐而不为?

  逍遥宫现在真的快变成乞丐窝了……

  萧洒和前四个长老都是她的师兄弟,她来得那一年萧洒还不是宫主,她也不是长老,变成长老都是两年前发生的事情。

  萧洒和那四个长老对她还不错,这是她忍住那么久没跳槽的重要原因!

  “天零,你终于过来了!老远就看到你了,怎么走这么慢?”

  伏天零刚过去,便看到一个手拿折扇,狂扇风的青年男子对她说道。

  那男子二十多岁的模样,长得白净,比较耐看,但此时似乎被太阳晒的有些烦躁,手里的扇子不停的扇着风。

  而他手里那把扇子的扇面上,写着龙飞凤舞的‘潇洒’二字。

  正是逍遥宫的宫主萧洒!

  别看他模样年轻,但真实年龄跟原伏天零差不多,包括周围那几个看起来非常嫩的小长老,其实都一百多岁了。我徒弟是个渣txt

  但是结丹结的早,容貌保持的好……还经常被更老一辈的人称作小娃娃。

  “呵呵……我刚听到有人叫她老妖婆……”旁边一个美艳的女子掩嘴偷笑。

第2章 拜师大典【2】

  伏天零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我们彼此彼此!”

  那美艳的女子正是四长老,苏婕。

  苏婕跟伏天零不一样,她是传说中的妖艳贱货,脸上浓妆艳抹,身上的衣服穿的少,身材特别火辣,性感。

  酥-胸半露,锁骨上纹着一条血淋淋的蛇,顺着锁骨往上爬,蛇头正对她脖子的大动脉上,张着嘴,似乎要一口咬下去一样。

  若这是一条真的蛇,一口咬在她的大动脉上,准没命!

  伏天零每次看到她锁骨上,纹的那条蛇都会默默地吐槽一句。

  好歹也来这个世界三年了,没做长老之前苏婕是她师姐,有幸见过她素颜的一面,那叫一个美!

  虽然现在的模样也很漂亮,但更多的是妖艳性感,活像个烟花之地的头牌!

  卸了妆之后的她,美的那叫一个惊心动魄,仿佛出淤泥而不染的真·白莲花,那个模样,绝对比现在的这个模样要吸引人得多。我徒弟是个渣txt

  但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偏偏要把自己打扮成这个模样,成了逍遥宫名声臭的原因之一!

  很多所谓‘正派’,每次看到苏婕都会说她放-荡,不检点,教出来的弟子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而说这种话的人,眼神却时不时的喜欢往苏婕那半露的酥-胸上瞄,苏婕每每遇到这种人,都会笑笑,不要脸的说:“明明很想让人家脱-光了给你们看,却又要做出不屑的样子,你们这叫伪君子吧?呵呵~”

  于是,逍遥宫名声更加臭了。

  苏婕听到伏天零的话,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呵呵~我跟你可不一样呢!那些伪君子只会说我不要脸,不会说我是老妖婆……而且他们喜欢我这个样子,而你……哈哈哈~”

  说道最后,苏婕放声大笑了起来,眼神毫不掩饰的停留在了伏天零的胸上。

  而其他几人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把眼神停在了伏天零的胸上,其中一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青年小声说道:“谁让你结丹那么早?身体都还没发育完全,回去宁师兄给你做点有助于二次发育的药……”

  “滚!都滚!!还招不招弟子了?不招回家!烦死了!”伏天零脸颊一阵燥热,没好气的低吼道。

  刚才说话那男子叫宁昧,是二长老,别看他文质彬彬,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超级不要脸。

  不……应该说逍遥宫就没有要脸的人!

  “咳……天零说的对,去问问还有没有要进逍遥宫的,没有就回去了,我都快热死了。”萧洒收回了停留在伏天零胸口上的眼神,对他身旁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说道。

  那男子身后背着一把剑,手里也拿着把扇子,扇着风,扇子的扇面上也有两个龙飞凤舞的字:风流。

  嗯……这是逍遥宫大长老……风流!人如其名,风流倜傥。

  风流和萧洒都是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而且他俩扇子上的字看起来像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

  据说,萧洒和风流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这是逍遥宫名声臭的原因之二!

  两个大男人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令那些‘正派’非常的不齿,至于是不是真的有,那就不得而知了。

  做为一个腐女,伏天零一直保持着看戏的状态,若真有,那就有意思了,两个美男……啧啧……

  风流听了萧洒的话,摇着扇子,吊儿郎当的直接朝那边演武场走了过去。

  演武场是那些世家子弟露两手的地方,也是那些修真门派选弟子的地方,离逍遥宫的专属位置有点远。

  因为逍遥宫不需要看那些弟子露两手,想进逍遥宫就直接去逍遥宫弟子休息区候着,一会儿直接跟着回逍遥宫。

  把他们踢到这么远的位置,那些门派也是有话说的,美名其曰:既然不需要看天赋,那就不要在演武场占位置了,给其他门派让点地方。

  然后,做为宫主的萧洒一点都不在意,什么都没说,就挪到了这么远的地方来。

  想到这里,伏天零狠狠地惆怅了一把,瞥了一眼不远处逍遥宫弟子休息的地方。

  那里为首的站着一个黑衣男子,那黑衣跟刚才风流穿的一模一样,这是逍遥宫门派服装来着。

  逍遥宫没有那么严格,但总要做做样子,于是只有风流和那个男子穿了本门派的服装。

  那男子冷若冰霜,即使隔得那么远,伏天零也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这人正是三长老,云辰逸。

  云辰逸似乎感受到了伏天零的目光,抬眸看了过来,对伏天零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伏天零同样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他的身后,几十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小乞丐,还有几个比较干净点的,但是身上的衣服到处可见补丁,那些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旁边还能看到几个孩子的母亲或者父亲站在不远处,对他们泪流满面的挥着手。

  没办法,他们想让孩子出头,但是那些大门派又不收,所以只能送到这里来了。

  “唉!”伏天零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天零为何叹气?”萧洒看着她惆怅的模样,笑眯眯的问道。

  伏天零皱着眉头,直接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我们这样,不会把天底下所有的小乞丐都招过来吧?”

  萧洒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下,合上扇子回头看了一眼,难得的一本正经,道:“就当是……做好事吧?”

  伏天零摇了摇头,不在说话了。

  气氛一时间有点凝重,苏婕在旁边‘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天零你绝对是嫉妒……连小乞丐都不愿意去你的轮回殿……哈哈哈哈哈哈!”

  “你去死一死好不好?”伏天零咬牙。

  众所周知,逍遥宫五个长老,教的是五种能力。

  像风流,他剑术了得,是教剑术的;宁昧呢?他是医术了得,是教医术的;云辰逸则是符咒术,符咒在这个世界就比较厉害了,而云辰逸又是个高手;苏婕则是教音术的,音术就是用声音杀人,或者控制生物这一类的。

  伏天零呢?教人怎么送孤魂野鬼去投胎?这他妈随便一个寺庙的大和尚都能做到好吗?

第3章 拜师大典【3】

  以至于,到现在她还没有一个弟子,门外弟子都没有一个,更别说亲传弟子!

  “哈哈!原来是这样,这次我让你先选弟子,看中哪个直接说,绑也给你绑进轮回殿!”萧洒哈哈一笑。

  “不需要!”伏天零冷哼,没有弟子就没有弟子,她一个人乐得自在!

  “去去去,让长辈说几句!”

  就在这时,那边演武场传来了一阵骚动,身着黑衣,背负一把长剑,手拿折扇的风流一把推开了演武场上一个刚要表演的世家子弟。

  他展开扇子,摇了摇,扫了一眼底下那些个准备进修真门派的弟子,道:“还有没有要进逍遥宫的啊?别害羞也别含蓄了,大胆的站出来!我们准备回去了,在害羞一会儿,可就晚了!”

  众人:“……”

  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逍遥宫现在的名声,除了那些个没地方去的小乞丐还愿意去之外,哪里还会有真正的世家子弟愿意去?

  或许两年前他们还愿意去,毕竟有云辰逸和苏婕,云辰逸的符咒术和苏婕的音术,那在整个大陆会的人寥寥无几,而且他们两个又是高手,大陆上鲜有对手,冲着这俩人他们也不会小瞧逍遥宫。

  甚至有些门派花重金或者承诺给地位,想把云辰逸和苏婕挖到自己的门派,结果这俩人对逍遥宫情有独钟,死活不跳槽。

  有这俩人在,想去逍遥宫的世家子弟也不少,但是自从逍遥宫收乞丐后,一些弟子已经跳出逍遥宫了,其他人更是不想进去了。

  毕竟,整日跟乞丐为伍,有损他们的身份!

  “还矜持什么啊?现在不行动,又要等一年啊!逍遥宫人杰地灵,伙食又好,偷偷告诉你们……每天都是三荤一素一汤,偶尔还开个小灶……”风流继续说着。

  一些门派跟着过来长见识的弟子,听到这句话,都咽了咽口水,他们每天吃的都是白面馒头,连糖都不放一点,要不就是绿油油的青菜,只有,有身份地位的弟子才可以吃荤……

  “所有人都是三荤一素一汤?不分地位?”人群中有个门派的弟子忍不住问道。

  问完就被同门派的给瞪了。

  听到那弟子的话,风流忍不住笑了,合上折扇,指了指那弟子,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逍遥宫从不拿地位压人,你别看我们今天又收了那么多小乞丐,等过几月你们就会发现,这些小乞丐长得会比你们还结实!”

  说完,话锋一转,继续道:“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们逍遥宫啊?”

  刚才那弟子被同门派的给瞪了,此时还有点害怕,听到这句话后,抬头挺胸,坚定的说道:“不了,我爱吃素!吃素使我快乐!”

  “呵……没追求!”风流没意思的挑了挑眉。

  “去你们逍遥宫才是真正的没追求吧?”刚才被风流推开的那个世家子弟,到现在脸色还有些难看,耽误了他表演时间!

  风流看了那世家子弟一眼,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来我们逍遥宫是没追求?哎呦喂,真是笑死本长老了!我跟你们说,你们这群有眼无珠的小兔崽子!待我逍遥宫重新崛起之日,就是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后悔之时!”

  他说完,帅气的把折扇在手腕上一转,然后稳稳的插进了自己的腰间,转身就走,边走边朝逍遥宫那边喊道:“师兄师弟师妹们,走了!他们不愿意来,我们回家!”

  “呵呵呵~那么久终于听到风流师兄说了一句人话,他们都是有眼无珠的小兔崽子……哈哈哈~”苏婕在那边掩嘴娇笑着,这一笑,胸前两坨白花花的肉团跟着轻轻颤动着。

  还好离演武场比较远,不然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暗自流鼻血了。

  “婕师妹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我之前说的不是人话吗?”风流撇了撇嘴。

  “你说的是神话啊!哈哈哈!”苏婕大笑。

  听着这俩人的话,众人心里都有些不安了起来。

  难道逍遥宫真的要重新崛起了?这几年的沉淀只是在养精蓄锐?可是养得真的是精吗?就那群小乞丐?

  还是说苏婕那句话,话里有话?

  神话……风流马上要飞升成神了?不会这么快吧?

  若是伏天零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一定会吐血。

  只有她知道,这俩人是在唬他们而已,每天三荤一素一汤是真的,但是逍遥宫现在除了他们六个有点实力外,其他弟子简直要多垃圾就有多垃圾!

  风流和苏婕留下了让人沉思的对话,而他们俩呢?跟着大部队已经在回逍遥宫的路上了。

  ……

  逍遥宫位于逍遥山上。

  据说逍遥宫的创始人,当年只是逍遥山上的一个农夫,而逍遥山上当时只有一个小村庄。

  这个农夫因为生在逍遥山,又向往外面的修真门派,又舍不得离开逍遥山到外面去学习,于是带着村庄里的人自学成才,并且创造了逍遥宫。

  后来在门派之间的切磋大会上,一战成名。

  这逍遥宫就在这逍遥山上,一代一代的传下来,一代一代的改造,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上山的路是九千九百九十九级阶梯,而且逍遥宫有规定,上山下山,必须一步一阶梯的走上去,或者下去,没有突发事件,绝不能御剑飞行或者使用传送符。

  萧洒和风流他们已经走习惯了,毕竟走了有百年之久了,但是伏天零呢?她才来这里三年,每次走这个都要走半天,而且会被累个半死。

  这次也不例外,慢吞吞的跟在众人身后,还美名其曰:不让这些新来的弟子掉队。

  结果她自己掉队掉得最厉害,那群小乞丐从小就走南闯北还有那几个穷苦人家的孩子,那都是吃苦长大的,虽然现在也没多大,但是体力相当好。

  伏天零跟他们根本比不了,她上辈子是个高智商的宅女,简称技术宅,宅女体质可想而知有多弱。

  伏天零还想看看那群熊孩子能坚持多久的时候,终于看到一个熊孩子掉队了,他站在石阶上,一动不动的像是在歇息。

第4章 拜师大典【4】

  伏天零噔噔噔的快速跑到那熊孩子身后,正打算给他加油打气的时候,就见那熊孩子直直的朝她倒了下来。

  “喂……好烫!”

  伏天零连忙伸手扶住他,结果碰到他的时候,发现他身上隔着衣服都觉得烫手!

  还闻到了这熊孩子身上的一股臭味,不是很久没洗澡的那种臭味,而是腥臭味,一闻就知道是血!

  连忙扶着他坐到了石阶上,把他放平在自己的大腿上,看了一眼他的脸,黑黝黝的全是泥,却面露痛苦之色,头发散乱,看不出来原貌,双眼紧闭,应该是晕过去了。

  这模样大概也就十岁左右。

  伏天零伸手扒开他的上衣,扒完衣服才发现,她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沾满了黑色的血迹。

  而那熊孩子的胸膛上却十分白皙,根本没有伤口,这白嫩嫩的样子,一点不像是乞丐,倒像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孩子。

  伏天零没有多想,一手抱住他的脖子,把他扶着坐到自己的腿上,另只手扒掉他身后的衣服,入眼的就是一片血肉模糊。

  有的血已经结痂变黑,但伤口里还有新鲜的血液流出来,甚至伤口因为没有及时处理都开始化脓发炎了。

  这孩子就是因为这一原因发了高烧,还一路跟着他们走了这么远,坚持到现在,真是难为他了!

  他后背的伤口,细数下去有十多道,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身体本来就娇小,可想而知,这十多道伤口在他的背后有多么的触目惊心!

  “宁师兄!你快过来!”伏天零连忙叫了一声还在前面走着的宁昧。

  “怎么了?”台阶上方的宁昧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伏天零坐在石阶上抱着一个孩子。

  皱了皱眉头,连忙跑了下去,“我就说怎么在空气中闻到一股血味!”

  其他人听到俩人的对话,也跟着停了下来,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伏天零的位置。

  宁昧很快就到了伏天零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把住了那孩子的脉。

  刚摸上那孩子的手腕,便惊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怎么了?”伏天零连忙问。

  “这孩子不治马上就会死了。”宁昧收回手,凝重的说了一句。

  “那你还等什么呢?”伏天零瞪眼。

  “很麻烦,我看还是把他扔到山脚喂狼算了。”宁昧叹了一口气,站起了身。

  伏天零低头看了一眼那孩子的脸,隔着脸上的黑泥都能看出他脸色很苍白……

  她不是伏梦璃·天彩蝶·零白莲·花·玛丽苏·圣母,或许换做是个年长一点的人,她就真的听宁昧的话,把他丢山脚了。毕竟宁昧说话一向很真,从不说假话,他说麻烦就一定会很麻烦。

  但怀里这个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啊……

  所以,当即表示了对宁昧这句话的不满,“你说什么呢?这都跟到宫门口了,就是我们逍遥宫的人了!怎么可以弃之不理?”

  “拜师大典还没举行,他还不算逍遥宫的弟子。”宁昧也不肯让步。

  “你……”

  伏天零刚想说话,就听上方传来了萧洒的声音:

  “算了,宁师弟,倒在我们宫门口,怎么可能不治?你带回去吧!”

  “听到没有?宫主师兄都让你带回去!”伏天零这才松了一口气。

  宁昧皱了皱眉头,想了想,从手里甩出一张黄色的符纸,道:“那说好了,我只救他的命,其他的不管!把他给我吧!”

  伏天零看着他手里的那张符纸,眼睛一亮,道:“我抱着就行!”

  说着,抱着那孩子站起了身。

  宁昧眯眼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露出了一抹似看穿了一切的笑容,“师妹啊师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他拿的是传送符,可以把人直接传送到逍遥宫里面,伏天零肯定是不想爬这个阶梯了,所以想让他带她一程。

  “你懂就好!”伏天零也没有反驳。

  宁昧笑道:“你觉得我会带你吗?”

  伏天零:“一坛酒!”

  “还等什么?赶紧走!晚了这熊孩子就没命了!”

  宁昧手中的黄符突然燃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伏天零的胳膊。

  符纸燃尽,三人消失在了原地。

  看得那些熊孩子一阵目瞪口呆。

  “真没出息,一坛酒就打发了!”风流看着三人消失的地方,忍不住吐槽道。

  “他也就那点爱好了!”萧洒说。

  说完,一招手,继续往逍遥宫走,“赶紧走!”

  ……

  逍遥宫。

  宁昧的长生殿的暗室里。

  一张长长的桌子上,乱七八糟的摆满了各种稀有药材、普通药材、还有各种瓶瓶罐罐,捣药的石器和药炉。

  宁昧坐在桌子前开始忙碌着做药,还不忘对旁边的伏天零说:“那边有桶,先给他洗个澡。”

  伏天零这才把怀里的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地上,走过去看了一眼那木桶,空空如也里面一点水都没有。

  从腰间摸出一张黄色的符纸,扔进了水桶里,那木桶瞬间装满了水。

  这符叫水符,他们几个身上不少符纸都是从云辰逸那里要的。

  桶里的水很凉,伏天零一只手按在了木桶边缘,运起了一股气,没过一会儿,那木桶里的水竟然开始冒热气了。

  等水温差不多了,伏天零才走到熊孩子身边蹲下开始扒他的衣服,把他脱-光光,抱进了木桶里,开始给他洗澡。

  先把头上的发带给他解开,又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开始清洗他的脸。

  洗完才发现这小子长得还不错,白白净净的,长大后一定是迷倒万千少女的角色!

  再怎么不错,伏天零对小娃娃也不感兴趣,在心里感慨了一番,便开始给他清洗身体,后背的血小心翼翼的给他擦掉。

  洗到下面的时候,伏天零被熊孩子双腿之间惊住了,忍不住感叹,“这么小就这么大,长大夜御七女不是问题啊!”

  砰……

  旁边一直在专心做药的宁昧听到这句话,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向来不要脸的他,难得一次红了脸。

  “咳……那个什么……师妹啊……宁师兄知道你一百多年也没个道侣双修,内心寂寞……实在忍不住就跟你苏师姐一样出去勾搭勾搭……算师兄求你……放过他吧……他还是个孩子……”

第5章 拜师大典【5】

  “谁……谁内心寂寞了?要说寂寞的应该是你们那几个百年老光棍吧?我们女子的控制力可是很好的!”伏天零反驳。

  更何况,先不管原主多大了,她自己是真真切切的二十来岁好吗?还没有到寂寞的地步!

  那边的宁昧重新坐直了身子,得意的嗤了一声,“我们哥几个早就看淡了男女之间的那些杂事,现在可以说是清心寡欲的仙人也不为过。”

  伏天零也冷嗤一声,语气里尽是不屑,“是仙人板板吧?我也早就清心寡欲了行不行?”

  “清心寡欲会盯着一个十岁的小男孩那个地方看?”

  “没看过行不行啊!”伏天零有些气急败坏,随手把手里的洗澡巾朝宁昧扔了过去,“不对,我干嘛要跟你讨论这个?做你的药!”

  宁昧侧身躲过,挑了挑眉,不在说话了,继续埋头做药。

  伏天零对他背影翻了个白眼,然后把目光移回了木桶里的小男孩身上。

  这一看,发现那孩子已经醒了,一双璀璨得宛若星辰的桃花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眸子里似乎还隐隐约约的跳动着愤怒的小火苗,一张苍白的小脸上,更是毫无表情。

  他桶里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躬了起来,挡住了不可描述的地方和身体。

  看起来,刚才的对话,一定被他听到了……

  “呵呵……”伏天零尴尬的笑了笑,“你醒啦!”

  她的声音又柔又软,一张可爱的小脸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

  她要让自己看起来是个温柔、美丽、大方、人畜无害的小姐姐,而不是刚才那个猥琐的模样!

  那孩子皱眉看了她一眼,眼底的小火苗瞬间被茫然取代。

  嗯……面前的这个小姐姐,柳眉杏眼,脸有些肉嘟嘟的,但并没有到胖的境界,只是让她看起来更加单纯可爱而已。

  她一笑脸上的两个酒窝显露出来,格外的迷人。

  这个模样,还真的让他很难和刚才那个跟人讨论某个地方的女子联系在一起,所以他有点茫然了。

  面前这小姐姐,到底猥琐不猥琐?

  “好恶心的声音!”那边的宁昧听到伏天零这种声音,忍不住假装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

  伏天零回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桶里的孩子看到她这幅表情,深知自己刚才被她的脸给骗了,外表长得很清纯可爱,实际内心还是很猥琐的!确认完毕!

  霎时,眼底的小火苗又窜起来了,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也不说话,似乎在无声的谴责。

  他被一个陌生小姐姐看了!

  伏天零见他这模样,知道装不下去了,她也不装了,摆了摆手,道:“你们两个自己来吧,我先走了!”

  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哦,你记得把酒给我放到房间里的桌子上。”宁昧头也不回的说道。

  伏天零应了一声,退出了密室。

  正好宁昧已经做好了药膏,拿着一个小碟子,里面装满了黑糊糊的东西,看起来恶心至极。

  宁昧走到木桶边,伸手直接扯住桶里那孩子的胳膊,‘哗’的一声,毫不客气的把他从桶里提了起来,让他站在桶里。

  那孩子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乖乖的站在了桶里。

  宁昧见他的模样,心里微微有些吃惊,再看他刚才扯他胳膊的地方,那白嫩嫩的胳膊上一个红印,他刚才用了很大的力,换成其他人早就大喊大叫了,可这小鬼?

  宁昧也没有多想,伸手抹了点碟子里的药膏,狠狠地朝他后背的伤口涂去,边涂边说:“算你小子命大,要不是天零非要救你,早把你扔山脚喂狼了!”

  “……”

  那男孩被他这不温柔的上药弄得呼吸有些急促,苍白的脸也开始变红了,甚至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他的眼底泛起一丝红,额头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水,可见他现在有多痛苦有多疼,可他硬是没让自己叫一声。

  宁昧瞥见他的模样,眼底露出一丝欣赏的神色,很快便消失了,手上的动作也慢慢的轻柔了起来。

  “有你这份忍性,将来必成大器……可惜啊……”他似有些惋惜,又道:“这个药虽然很疼,但一次就好,连疤都不会留,好了之后你就下山去吧!”

  那男孩疼得咬紧牙关、闭紧双眼,似没听到他说的话一样,不作答。

  宁昧也不管他听没听见,反正好话不说二遍!

  ……

  出了长生殿之后,伏天零先回了一趟轮回殿,兑现了自己的承诺,给宁昧送了一坛酒过去。

  她虽不喜欢喝酒,但她有个怪癖,挺喜欢闻酒的香气,所以每次下山游猎时,看到什么地方有好闻的酒都会带回来几坛,而正好,宁昧没事就喜欢喝口小酒。

  第二天,便是拜师大典。

  带回来的新弟子经过一番洗礼后,第二天会选择自己想要拜入哪个殿,想学习哪种法术。

  这天,伏天零并没有急着去萧洒的主殿选弟子,或者等着弟子拜入她的轮回殿,而是慢悠悠的吃了早饭,慢悠悠的给自己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慢悠悠的还自己把衣服洗了,做完一切,这才慢悠悠的朝主殿走了过去。

  反正那群新弟子也不会想来她的轮回殿,真想学她送人投胎那一手的,差不多都去山下的和尚庙了,那群和尚也是慈悲为怀,自然不会介意他们的身份。

  可偏偏来他们逍遥宫,这就说明他们其实还是想学剑术或者其他什么的。

  果不其然,等她到了主殿的时候,风流、宁昧、云辰逸、苏婕四人已经把新来的弟子都分走了。

  只是,这次不同的是,大殿之中,还站着一个孩子,面若冰霜,长得白白净净,五官端正,头发散乱的披在肩头,像是没打理过一样,但也丝毫不影响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高贵气质。

  这孩子正是昨天她让宁昧救的那孩子,看来身上的伤已经无碍了。

  她微微挑眉,刚想开口,谁料那孩子稚嫩的声音先响了起来,语气丝毫不客气,“不是说逍遥宫不看身份吗?为什么他们都收了,却不肯收我?”

我徒弟是个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桃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桃子文学)或者(taozi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徒弟是个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原标题:游戏之王章节阅读小说书名:游戏之王目录预览:第1章十年的荣与辱第2章重开药坊第4章寒酸的初始数据第1章十年的荣与辱6月,天气炎热,六朝古都长安的天空,原本还晴空万里、阳光刺眼。却,转瞬间忽然扬起一阵狂风。虽没有天昏地暗、虽不到飞沙走砾,但也非常狂暴,让这路上行人难受的很。黎昕背着一个厚厚的行囊,拖着沉重的步子,缓缓的从世博会馆走了出来。风强劲,他原地驻足,仔细凝视了许久,这才找到了自己的越野车,随后顶着风走了过去。他足有近180cm、体重也有160多斤,算是个小胖子。如此健壮的身躯,却有...

  • 原标题:被遗忘的刻骨铭心全文txt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被遗忘的刻骨铭心目录预览:第04章这辈子都别想离婚第05章竟敢故意玩失踪第06章不择手段的逼迫第07章她只是为了报复徐许家第08章你不配知道第04章这辈子都别想离婚许宁歆惴惴不安的缩在角落里,生怕被发现。恰好有一只猫窜过去,替她背了锅。趁着贺时琛转身回去,许宁歆头也不回的逃出这栋让自己几乎窒息的别墅。一口气跑上车,许宁歆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冷汗从她的鬓角不断滑落,贝齿死死的咬着唇。小腹一阵阵的坠痛,她甚至清晰的感觉到有温柔的液体流出来,吓得许宁...

  • 原标题:重生甜妻:腹黑总裁碗里来章节阅读小说书名:重生甜妻:腹黑总裁碗里来目录预览:第一章贺总,我们谈笔买卖第二章你后悔了?第三章二十亿,够不够?第一章贺总,我们谈笔买卖昏暗的办公室内,凌乱的衣服一路从门口散落到办公桌上,纠缠的男女尽情忘我。“祁哥哥,我们这样不好吧,要是让芮惜知道……”“她不会知道的。”陈祁的声音猥琐,对着身下女人上下其手,“今天是宋芮惜母亲的忌日,我以飞机延误回不来当借口,就是为了抽出时间能好好疼爱你!乖,快给我吧。”宋芮惜坐在监控室中,看着视频中的“大戏”,嘴角止不住的嘲讽...

  • 原标题:前妻有毒:BOSS滚远点完整章节阅读小说:前妻有毒:BOSS滚远点第一章从市长千金到卖酒女华灯初上,大多上班族都已经下班,有的在回家的路上,有的在约会的路上,有的已经到家和家人共进晚餐。似乎每一个人都在抓紧时间享受生活,可对林以薰来说,这一切都太过奢侈,忙碌的一天才刚刚开始。她所工作的地方是T市最大的商务会所——夜色,出入这里的人,都是T市有头有脸的人物,非富即贵。只是,无论身份多么高贵,身上披着多么光鲜亮丽的外衣,都无法掩藏这些人内心的丑恶。有时候,权贵比地痞无赖更加无耻。就如现在,面...

  • 原标题:铁器时代小说精彩阅读小说名称:铁器时代目录预览:002杀人003奴霸004巧识005角斗002杀人刘子光做了很多梦,梦见自己杀人了,在刑场上痛哭流涕地和父母告别,一声枪响惊醒了他,发现自己安然的躺在家里的床上,原来是个梦啊,刚松了一口气,一把血淋淋地长刀挑着血肉模糊的人头送到了面前。恶狠狠地声音在耳边炸响,“这就是逃跑的下场!看清楚了。”刘子光惊叫一声,从连环噩梦里醒来,猛然坐起,发现满头都是汗水。四周一片打呼噜的声音,汗臭,脚臭和臭屁混杂成令人呕吐地味道,这是一个大通铺,占据了房间一半...

  • 原标题:我的恶魔男友完结版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我的恶魔男友目录预览:《我的恶魔男友》《我的恶魔男友》《我的恶魔男友》我时常想,z国有这么多选秀节目,为什么唯独没有比惨节目,如果有,我想我能代表z国去参加吉尼斯记录,虽然不一定能在吉尼斯创下纪录,但至少所有人都知道我——吴颜,曾经是多么地惨过。大概我七岁的时候,爸爸就因为意外死了,那个时候我还不大懂意外与死亡的概念,我只记得妈妈跪在血泊里哭红了双眼。而我两岁的弟弟站在旁边,看着卖糖葫芦的人扛着一大串红果果路过,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吵着要吃。当时我挺不耐烦...

  • 原标题:山河策:重生之侯门嫡女免费小说名字:山河策:重生之侯门嫡女目录预览:第1章:静宁长公主的车驾第2章:人贩子第3章:责无旁贷第4章:七品芝麻官的女儿第1章:静宁长公主的车驾初春的风儿还带着些许的凉意。阴暗的屋里,几缕闲散的微光漂浮在少女那如皎月的面颊上,映的那双眸子似水波流转,勾魂夺魄。少女撑着木床坐起,看边上放着清水盆子,便就着洗漱,神色间隐隐担忧。她居然穿越了,还是穿越到一个被拐卖的女孩身上。女孩和她同名同姓,叫林雪盈,乃是长信侯府林家嫡出的三小姐。“嘿嘿,闺女啊,洗好了就来吃饭吧,今...

  • 原标题:小说陆少,离婚请签字第12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陆少,离婚请签字第12章是不是约会哪个野男人了?“我可以自己走的……”沈诺想要拒绝,因为她不太喜欢和陆休思单独的相处。而且她并不想和陆休思一起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什么时候轮到你拒绝我了!”陆休思很是不悦。他陆休思下发的命令还没有人敢拒绝过!“我不要!我是有人身自由的!”沈诺终于鼓起勇气反抗了起来。可是刚说完这句话,陆休思就不由分说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扛起沈诺就把她塞进了车里。天呐!这简直就是一个恶魔!完全听不进去任何忤逆他的话!“把安全带系上...

  • 原标题:追捕小逃妻:韩少,求放过全文免费阅读全文小说名称:追捕小逃妻:韩少,求放过目录预览:6、陪我回家好不好(1)7、陪我回家好不好(2)8、陪我回家好不好(3)6、陪我回家好不好(1)“哥,没有,我晚点回去就是,你别误会韩沉了。只是韩沉最近有点忙,可能来不了。”柳弋都这样说了,柳夏知道柳弋的性子,如果自己不去,柳弋肯定会找上门,到时候又得跟韩沉闹矛盾,韩沉肯定以为又是她在暗中做了什么,对她更加厌恶。这样的局面,不是她想看到的。只是现在她跟韩沉完全是没有任何的交流,柳夏不知道怎么才能让韩沉去,...

  • 原标题:替嫁前妻:总裁宠上天全文txt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替嫁前妻:总裁宠上天目录预览:第四章:我会还钱的!第五章:你还敢回来!第六章:我不欠你的!第七章:厚颜无耻第八章:你找死!第四章:我会还钱的!“我……”因为头发被扯着,沈离夏头皮生疼。眼前这男人的脸她也看不清楚,只看见他那黑漆漆臭烘烘的大嘴里,两颗有点发黑让人恶心的金牙。她只能忍着想要呕吐的冲动,柔声说:“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你们……你们是沈氏的债主是吗?是……是哪个合作商派你们来的?”三年了,这种情形每年都会上演几回,沈离夏都习惯了。...